沙尔克04法尔范: 第四十九章 詩圣冠首

    沙尔克04足球俱乐部 www.uvdbgl.com.cn 作者:打眼 |字數:6963

    人氣小說: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神醫棄女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一世傾城)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重生之武道逍遙神道丹尊華娛之縱橫

        葉瞳的名字,注定會在今晚被很多人記住,往后葉瞳如果不在郡城犯下滔天大罪,紫府郡第一猛將傅天龍,就是他最堅固的靠山。

        “散了散了?!狽氯裟志綈愕某逋?,隨著街上又恢復了往常的熱鬧而結束。

        飄香樓。

        整個郡城規模最大,名氣最火,姑娘們數量也最多的青樓,傍晚,這里一改白日的蕭條,門庭若市,熱鬧非凡。

        “青樓?”葉瞳站在氣派的大門外,看著里面院子里張燈結彩,彩帶飄揚的場景,聞著弄弄的胭脂水粉味道,腳步頓時停住。

        藥奴干笑道:“的確是青樓?!?br />
        葉瞳有些無語,盡管還是邁開了腳步,但嘴里卻嘀咕著:“這金二爺還真是瞎胡鬧,我都多大年紀了?竟然還在青樓里宴請我?”

        此時的葉瞳,卻是將自己代入到了前世的年齡,上百歲的人逛青樓,說出去那可是個笑話。

        “咳咳,少主,您可還年輕著呢……”

        藥奴干咳兩聲,老臉泛紅,這話好像說的是自己???

        葉瞳詫異的瞟了眼藥奴,這才猛然想起,自己現在可是少年身,反觀藥奴卻一副老態龍鐘的樣子,自己剛剛的嘀咕聲,恐怕被他給照單收了吧?

        “呵呵!”葉瞳啞然失笑,說道:“藥奴,如果我沒記錯,好像咱們寒山城也有飄香樓?!?br />
        藥奴說道:“沒錯,寒山城飄香樓是分店,這里才是總店?!?br />
        “咦,你連這個都知道?”葉瞳第一次來這種青樓,所以說道:“給我說說這飄香樓的情況吧!對了,你年輕的時候應該……應該來過吧?”

        “我……”藥奴有些無語,他年輕時雖未殺手,但也是青樓???,暗殺目標和打探消息,這里可是很好的地點。

        老臉微紅,藥奴呼了口氣,說道:“飄香樓帶的姑娘,有著清倌和紅倌之分,清倌賣藝不賣身,如若遇到心儀男子,還可以自掏金銀贖身;紅倌則是賣身之人,若是待到四十歲,便可以拿回賣身契,或繼續留在此處,或自行離開,但想要贖身,就頗有難度?!?br />
        “對了?!?br />
        藥奴仿佛想到了什么,繼續說道:“紫府郡民風彪悍,哪怕是尋常人家的女子,亦不會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甚至經?;嵊忻盍澠優縋兇?,來到這里消遣,但往往這類女子,則會找上清倌探討技藝,老奴當初……”

        葉瞳笑道:“怎么停下來了?說說你曾經的光輝事跡??!我還挺好奇的呢!”

        藥奴訕訕一笑,不再言語。

        兩人穿過前面的院落,經過亭臺樓閣,便有年輕貌美的女子迎上來,不過卻被葉瞳一一拒絕。

        屋檐下。

        四五位貌美女子正在笑鬧,她們看到葉瞳后,一位女子嬌笑道:“蕓兒,又有你最喜歡的少年郎來這里了呢!姐姐們大度,這次也讓給你?!?br />
        “姐姐們最好了?!?br />
        被稱作蕓兒的女子嬉笑道。

        “等等!”另外一位女子拉住蕓兒的衣衫,然后朝后點了點下巴,頓時幾人都發現幾米外,一位頗為俊朗的青年露出不悅神色。

        蕓兒面色微變,但轉瞬間又恢復成喜笑顏開的模樣,朝著俊朗青年迎上去,嬌笑道:“金少爺,今日吹得哪股風,竟然把你給送來了?”

        “哼,這里檔次越來越低了,什么阿貓阿狗的都能進來了?!笨±是嗄昀浜咭簧?,看著越來越近的葉瞳,腳步移動擋在前面,訓斥道:“你是哪家少年,這等地方是你該來的?”

        “怎么了,我為什么不該來?”葉瞳看著有些莫名其妙的青年,眼底流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

        俊朗青年冷冷說道:“滾蛋,年紀輕輕不學好,如若讓我知曉你是哪家孩子,非得到你家里告你一狀?!?br />
        幾位女子面面相覷,隨即露出古怪笑意。

        葉瞳問道:“你是誰?”

        俊朗青年傲然說道:“金家,金世學?!?br />
        金家?

        葉瞳不知道是否是金秋生所在的金家,也沒多少心思在意,平靜說道:“沒聽說過?!?br />
        “你……”金世學聞言一怒。

        葉瞳淡淡問道:“我家老奴活到八十歲,你可知為何?”

        金世學一愣,皺眉問道:“為何?”

        葉瞳淡淡的說道:“因為他從來不多管閑事?!?br />
        “噗……”

        “哈哈哈……”

        周圍幾位女子聞言,頓時忍俊不禁笑出了聲。

        葉瞳看著他面色一陣青一陣白,頓時繞過他朝著里面走去。

        金世學心中惱怒,想要出手教訓葉瞳一頓,但感受到葉瞳身后的藥奴釋放出的氣息,頓時面色微變,一口惡氣憋在心底。

        葉瞳可沒心思和那無聊的人廢話,找了個小廝打聽了一下,葉瞳得知金秋生設宴的地點,便在一位姑娘指路下趕了過去。

        “太棒了,真是好詩??!”

        “余公子真不愧是紫府郡第一文人,才高八斗,學富五車,此詩已經傳開,恐怕帝都那些文人才子,都會自愧不如?!?br />
        “剪剪月影葉婆娑,冥冥心念故居情。對月思家亦思親,秒??!”

        “自愧不如!”

        彩帶纏繞,文墨飄香的大廳,熱鬧非凡,一位位氣質翩翩,談吐不凡的青年才俊,簇擁著一位玉樹臨風的青年,大為贊譽,哪怕是聚在此處的十幾位清倌,眼底也蕩漾著道道異彩。

        外面正巧經過的葉瞳,聽到里面的感嘆聲,心里隱隱覺得好笑,青樓多風雅韻事,乃文人墨客流連忘返之地,地球古時很多名詩佳作,都是出自青樓。

        “今日那萬兩藍金,想必最終會被余公子所得,真是羨慕??!”又有一道感嘆聲,從大廳里傳來。

        聽到這句話,葉瞳腳步不由一頓。

        萬兩藍金?十萬兩藍銀?

        身后,金世學一直尾隨著葉瞳,發現葉瞳所停之處,頓時露出鄙夷神色,看了眼里面熱鬧的場面,冷笑道:“整個郡城最厲害的青年才子齊聚于此,征集詩典,挑戰紫府郡詩圣冠首,你小小年紀,還想湊熱鬧?”

        葉瞳不關心什么征集詩典,更不關心什么詩圣冠首,他剛剛聽到的是萬兩藍金,因此問道:“獲得詩圣冠首,有獎勵?”

        金世學理所當然的說道:“當然有獎勵,而且是一萬兩藍金。要不是我擅長的不是寫詩題詞,這冠首定當落在我的頭上?!?br />
        葉瞳眼睛一亮,詢問道:“只要去里面作一首詩,就能參加挑戰?”

        金世學鄙夷道:“雖是如此,但你還是省省吧!”

        葉瞳聞言,頓時來了興趣,他現在很窮,所有錢財加起來,也只夠最簡單的衣食住行,如果隨便寫首詩,就賺到一萬兩藍金,那他自然不會猶豫,他不理會金世學的冷嘲熱諷,舉步走了進去。

        “讓一讓?!碧謐閿邪偃?,最里側更是擁擠,葉瞳不愿意推搡別人,只能開口說道。

        廳內人數雖然很多,還卻是很安靜,葉瞳此話一出,頓時,不少人紛紛看來,一位氣質不凡的青年,看著葉瞳笑道:“小兄弟也是來作詩的?”

        葉瞳問道:“如若獲得詩圣冠首,真能獲得一萬兩藍金?”

        整個大廳里,頓時陷入一陣死寂。

        “哈哈哈……”

        死寂過后,眾人紛紛放聲大笑,仿佛對一位少年企圖奪得詩圣冠首覺得好笑,就連那十幾位模樣秀美的清倌,都忍俊不禁,掩嘴輕笑。

        能來這里吟詩作對的人,又有幾個能看得上那一萬兩藍金的,他們要的是名聲,多得詩圣冠首,又豈是區區萬兩藍金所能相比的。

        金世學笑聲最大,嘴里說道:“小家伙,肚子里沒有墨水,就別濫竽充數,省的在眾目睽睽之下貽笑大方?!?br />
        “筆墨紙硯?!幣鍛揮櫪砘?,沉聲說道。

        一位身穿青色衣裙的清倌,笑著從椅子上站起,說道:“小弟弟既然想要作詩,到姐姐這里來吧!如果你今日能夠寫出一篇不錯的詩詞,姐姐愿意陪你痛飲三杯?!?br />
        葉瞳走過去,說道:“痛飲三杯就算了,我還未成年,喝酒傷身體,只要能保證,我寫出的詩詞力壓群人,把那萬兩藍金給我就好?!?br />
        嘴上說著話,葉瞳在桌前停住,提筆鋪紙蘸墨,筆走龍蛇,揮毫潑墨,蒼勁有力的大字行云流水般譜寫,周圍目光能夠觸及到的那些人,看到白紙上的字跡,頓時一個個眼神亮了起來。

        “好字!”

        “書法大家,也不過如此吧?”

        “龍飛鳳舞,蒼勁有力,沒有幾十年的書法浸淫,怎能寫出如此書法?”

        “這少年是誰?先不說那詩詞如何,僅僅這大師級別的書法,就令人汗顏??!厲害,實在是厲害!”

        葉瞳一氣呵成,然后隨手把筆放下,說道:“剛剛在外面聽聞,有人望月思鄉,那我也作了一首應情應景的詩詞,還望諸位點評?!?br />
        “沒資格!”

        “都沒資格!”

        距離葉瞳最近的那位清倌,怔怔看著眼前的詩詞,口中喃喃說道。

        葉瞳瞟了她一眼,轉頭看向金世學問道:“評定結果,需要什么時候結束?”

        金世學說道:“兩日之后?!?br />
        葉瞳聞言,眼底流露出一絲失望,兩日之后才能賺取到一萬兩藍金,哪里有現在就收入囊中美哉?

        因此。

        他也不愿意再次久留,直接擠出人群,帶著藥奴消失在廳門外。

        《水調歌頭》?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br />
        “好句,好句啊,接著往下讀……”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br />
        “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br />
        隨著這首詩被固定在墻壁上,一雙雙眼睛里異彩連連,都沉浸在這詩詞意境之中,整個廳房里,變得鴉雀無聲。

        “這詩詞……高古雅致,聞所未聞??!”

        許久之后,才有一道滿含復雜情緒的聲音響起。

    txt下載地址://www.uvdbgl.com.cn/down/41874/
    手機閱讀://m.77dushu.com/novel/41874/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决战卡五星官方下载 邵阳市大米边碾边卖赚钱吗 金凤凰彩票网址 讯美视频赚钱吗 美国公民有赚钱压力吗 微信捕鱼技巧大全 美团是赚钱还是亏本 大学城开冒菜店能赚钱吗 生小孩卖赚钱 美人捕鱼游戏 卖盐焗能赚钱吗 dnf赚钱排名2015新年 网络招嫖有多赚钱 汉卿被拘 赚钱 于凤至 手机qq欢乐麻将作弊器 像众人帮一样可以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