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尔克04欧冠赛程: 第四一零章 最后的最后

    沙尔克04足球俱乐部 www.uvdbgl.com.cn 作者:尤前 |字數:3228

    人氣小說: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神醫棄女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一世傾城)重生之武道逍遙神道丹尊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華娛之縱橫

        這聲天音來得十分突然,而且還是女音。眾仙和他們的小伙伴都驚呆了,愣了好半晌才回過神,細想起里面的內容,整個仙界瞬間就炸了。

        高級法院是什么鬼?懲戒裁定權又是什么?誅仙臺又是哪???雷神殿啥時候管這些東西了?而且連商量都不打一個啊喂?這是要獨霸仙界的節奏嗎?

        還有啥叫禁止一切殺戮行為,雖然仙界明面上無緣無故殺人的還是少數。但這些能飛升成仙的,又有哪個手上沒有粘上血債?暗地里別說只是殺人性命,就算是碎魂蹍魄,讓人永不超生的手段都不勝枚舉。殺人奪寶之類的事,到處都在發生。就憑雷神殿一句話,就想禁止怎么可能?

        但是經之前雷神殿的一戰,誰都知道雷神殿出了一個修為堪比神的人物。余威尤在,一時間眾仙都保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畢竟修行不易,若真被廢了修為打入凡塵,還真不敢保證能回來。

        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各仙安分了一段時間,各方大陸仙門都明令禁止約束了門中弟子,就連由散仙組成的散嗚堂也多番警告。仙門的內斗都低調了不少,嘴仗打了不少,真正動手的到是沒有。

        仙界一時間都平靜了下來,但這種平靜并沒有維持多久。

        隨著時間過去,雷神殿那邊再沒了別的動靜。三個月后,就有些人忍不住了,隱隱有故態萌發的趨勢。

        又過了三個月,仍是沒有什么動靜?眾仙放心了,該干嘛干嘛去了?完全把那天詭異的天音拋擲腦后,認為這一切只不過是雷神殿的把戲??浯篤浯識?。想要掌控整個仙界,談何容易。再說了,就算是犯了殺孽又有誰知道呢?難道雷神殿還能天天跟在每一個人后面盯著不成。

        可就在大家放下心,繼續升級打怪殺仙奪寶的時候,天際又傳來了新的天音。

        “臨云殿弟子趙祥彥、禇拓山弟子魏君翔、熙風門嵇博、錢寧、喻翔殿柴云良、散仙東方思。以上六人搶奪他人財產,至被害人死亡,經裁定犯殺孽。于明日午時雷神殿誅仙臺受刑?!?br />
        這話說得干脆利落。絲毫沒有進一步解釋的意思。眾仙驚訝之余,瞬間就炸了?不說那幾人出自大名鼎鼎的仙門,就是這幾個名字中。有兩位曾經都是從雷神殿出來的人,在各仙門里也算是有聲望的。就算是有錯,也只是人家仙門內的事,憑什么雷神殿說定罪就定罪???而且還要剔除仙骨打落凡間。這怎么可以?

        不行。堅決不同意。

        眾派氣急敗壞的叫囂著,絕對不會把幾人交出去。隱隱還傳出再發動一次圍攻雷神殿的聲音??墑敲揮諧扯嗑?,各仙門一查,發現那六個人全不見了。

        大家傻了眼,這才回想起來。那陣天音里壓根沒有說讓他們交人。人家會自己動手。更讓人心驚的是,就在天音響起的前一刻,有人還見過此六人。但天音響起后。就不見了。這證明什么?證明雷神殿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在一刻鐘之內,把六個人同時從不同的地方帶走。而且沒人察覺。這樣的能力,簡直超出了眾仙的想象。

        各仙門一時有些后怕了,再次攻打雷神殿的心思也淡了下來。就這樣吵吵鬧鬧罵罵咧咧過了一整天,第二天午時,大家心思各異的齊齊朝著雷神殿而去。

        這回可不是為了找麻煩,而是想去看看這個麻煩到底有多大。當然更多人懷著趁亂搶人的心思,這幾人里可是有兩位都是進入過雷神塔的上仙,仙門怎么可能舍得放棄。畢竟那陣天音說六人犯了殺孽,但凡事講證據,就算是雷神殿也不能隨便就把人扔誅仙臺里了吧?眾仙門在這仙界這么多年,自有各的手段,只要死不承認,諒雷神殿也沒有什么辦法。

        雷神殿這回到也大氣,壓根就沒攔阻,反而大方的撤去了結界,任眾仙自由進出??傻鵲街諶死吹剿降鬧鏘商ㄒ豢?,卻全都傻了眼,準備了一整天反駁的話,全吞回了肚子里。

        不是因為見到傳說中的誅仙臺,而是因為誅仙臺上的那塊白色石壁,它立于臺之右側,上面正循環播放著六組影像,影像的主角就是臺上用法術被綁成了粽子一樣的六個人。上面放的全是六人殺人奪寶的場景。

        本來信心滿滿來要人的仙門,瞬間焉了。默默的找了個角落站著,假裝圍觀群眾。

        誅仙臺上除了那六人外,還站著十幾個人。除了后面一個粉衣女子,其它的正是當日攻入雷神殿時,迎戰的那些人。女子旁邊站的是那位修為深不可測,以一人之力,下了滿地“餃子”的人。

        但奇怪的是,這里主事的卻不是他,站在中間的反而是前樓主玉錦。玉錦貌似心情不太好,一臉的怨念,完全沒理這越來越多的圍觀群眾,更別說是熱情招待了。

        抬頭看了看時辰,只是沉聲說了一句,“時辰到了?!比緩笠換有?,十分干脆利落的把六人給推進了誅仙臺中。

        那六個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就不見了影蹤,六人的氣息也瞬間斷絕了。

        眾仙的心情很復雜。

        “你們還待這干嘛?”玉錦的口氣十分惡劣,冷冷掃了一眼眾人,“想留下來吃飯???”

        眾人臉色一僵,御劍的御劍,駕云的駕云,灰溜溜的走了,原來準備了好多天的質問,懷疑都出不了口。那天音里說的都是真的,雷神殿真的有誅仙臺!只要進去,就能將人回爐重造。而且那臺上的天威,即使是以往的雷神塔都忘塵莫及。要知道天威只有含有強大的天道的地方才會出現。誅仙臺上有天威,那證明是應天道而生。而雷神殿向來不過問眾派之事,突然來這么一出,定也是從中參透了天道。

        眾仙可以反對雷神殿,但誰又有能力抗衡天道?于是……仙界的第二次反雷神殿行動。再次宣告失敗。而且經此一事,眾仙也了解到那條禁令并不是開玩笑,仙界的死亡率開始直線下降,仙界從此朝著和諧美滿發展。

        除了一個人。

        “為毛是我???為毛還是我?為毛又是我???”玉錦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別的門派老祖宗回來,都忙著爭權奪勢,為什么雷神殿正好相反???“憑什么雷神殿還是歸我管?就算論姿排輩從頭到尾,從尾到頭。都輪不到我吧?”他欲哭無淚的拉住旁邊輩份最高的人?!襖獻孀?,您都從塔里出來了,我們都是您的徒子徒孫。怎么說這樓主的位置都該交還給您才是啊?!?br />
        老祖宗笑瞇瞇的摸了把胡子,拍了拍他的肩,“我說小錦??!雖然這里我最年長,但修為卻不是最高。而且你看我一把年紀了。你忍心讓我繼續操勞下去?”

        他忍心??!

        “再說了,誅仙臺既然出現在我雷神殿。想來也是天意?!彼渙癡?,“再說小言和小遙不是說了,她們感應的天道就是重整仙界秩序,我雷神殿責無旁貸啊?!?br />
        “他們感應到的。關我什么事???”為什么要他來執行?好想哭。

        祝遙立馬湊了過去,“誰叫你是我們英明神武的樓主呢?這守護仙界的重任,不交給你交給誰?”

        “現在樓都沒了?;孤ブ髂??”

        “呃……”說得好有道理,“要不改名叫:臺主?”

        他的臉更加黑了。你才臺柱,你全家都臺柱!

        “不行,反正這樓主我當夠了,小言言,仙印在你頭上,修為也是你最高,再怎么說也是你管?!彼頗勘昕聰蠐裱?,堅決不接下這擔子,他要灑脫,要自由,要放蕩不羈。

        “不行!”

        “為啥?”

        玉言撇了他一眼,冷冷的道,“你打不過我?!?br />
        “……”中槍!

        臥槽,最討厭這種有根據的事實了。

        “那要不,小小徒孫……”

        “不行!”

        “為什么?”

        “你打不過我師父?!?br />
        “……”我擦!夫妻雙雙來虐汪!

        “師父我們走吧!不然來不及了,要關門了?!弊R@∽約沂Ω缸砭妥?。

        “嗯?!庇裱緣愕閫坊匚兆×慫氖?。

        玉錦愣了一下,“等等!你們去哪?”

        “民政局?!?br />
        民政局?那是什么秘境?

        來不及問,兩人卻已經完全消失在原地了。

        ————————————

        更改天道相當于修改了游戲的主引擎,一切都將更改。仙界雷神塔消失,卻多了一個維持秩序的誅仙臺。而凡間的改變卻不是肉眼可以看出來的。

        由于天門的關閉,三千世界再無人可以突破化神飛升。但是他們慢慢發現,自筑基后每一次進階中多了一關問心,問心的內容因人而異,往往隨劫雷而來,內義只有一個:莫忘初心。

        除此以外,每一次大境界提升,還會伴有一關因果劫?;崛萌私胍蜆幕鎂持?,以往所造之惡因,都將在幻境之中接收惡果,無法從幻境超脫。反而是那些心思純凈之人,可以輕易渡過。

        而且此關堪比心魔,藥石無靈,渡過修為自然增長,渡不過輕則修為盡失,重則命喪輪回。

        修行一時提升到了一個十分高的難度,修者把這種兩關,稱為修心,只有心境與修為一起境長,才能進階。

        祝遙突然明白了界靈為什么要關閉所有的天門,如果修仙者可以不忘初心,不倶因果那么又怎么會參不透飛升之道。天門是關上了,但只要參透了飛升之道,飛升之門他們可以自己打開。只不過要經歷更多的艱辛,花更多的時間摸索罷了,特別是這些處在天道剛剛更新時期的修行者。

        不過,現在的三界,有的是時間。

        ——————————

        現代。

        兩年后。

        “師父,多加兩個菜吧!”祝遙放下手里的手機,轉頭朝著廚房喊道?!骯換峁闖醞矸??!?br />
        “嗯?!背坷锏娜說懔說閫?。

        祝遙四下看了看,“月影呢?剛還在的?!?br />
        “買醬油去了?!庇裱運嬋諢?。

        祝遙有些驚訝,主動去打醬油,有進步啊。想當初剛帶月影過來這邊世界的時候,可能是環境太陌生,他像個小尾巴似的跟著她,像他小時候一樣。完全不像師父一樣有著強烈的好奇心??吹繳抖枷氬鷚徊?。

        但是兩年過去了,月影好了很多,現在都能自己出門了。月影的問題。她一直都知道,而且也想了很多辦法,可她畢竟不是專業的,但自己這個世界有專業的啊。

        當初決定給他辦通行證的時候。也是考慮到這一點。所以一到這邊,她前后帶他去看了好幾次心理醫生。她也惡補了好多心理知識,才慢慢把月影那偏激的固執的性格調整過來。

        他現在雖然還是不愛跟其它人說話,但好歹不是全然的抗拒外界的一切,越來越像一個真正的弟弟。連她家太后都更喜歡月影。疼他疼得跟親兒子似的,對她到是各種嫌棄,搞得好像她才是撿來的。

        月影和玉言的身份問題。是這邊管理者幫忙解決的,有了果果這個神助攻。對方眼睛都不眨就答應了。這事證明有一個好基友,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修仙界那邊的事情已經解決得差不多了,仙界有了雷神殿這個司法機構,死亡率直線下降,已經很少有殺人奪寶的事情出現了。而師父出面的機會也越來越少,基本屬于仙界吉祥物的存在,偶爾遇到個別的頑固分子,才出現刷刷臉。仙界少了很多爭斗,雖然不敢保證讓這群廝殺慣了的人真正的改邪歸正,但至于看起來更像一個仙人。

        對比起師父來,月影走的則是偶像路線,如當初界靈所說的。天道的更改有了極致的善,相當也會出現極致的惡,有仙就會有魔。做為所有魔族的終級boss,月影從來不出現在魔族面前,而是直接通過魔氣傳承,讓所有人都知道魔神的存在。成為一個信仰一般的存在,但是又讓任何魔都無法忤逆。就像是妖獸的血脈傳承一般。

        而祝遙自己,仍舊奔波在修補bug的前線,修補的還都是當初界靈的遺留bug。剛開始那段時間,只怕沒把她忙死,直到近段時間才慢慢穩定下來。那個檢測漏洞的系統已經很久沒有響過了。

        “遙遙?!泵磐獯戳飼妹派?。

        “這么快?”她才剛掛了電話吧,祝遙直接拉開了門,“果果你……”

        她話還沒說完,果果卻直接走了進來,拉著她就進了屋,眉頭緊皺隱隱還帶著些怒氣。

        “遙遙,我在你這里住幾天,暫時不回去了?!?br />
        “???”祝遙一愣,怎么了這是?“你家那位知道嗎?”要知道她家那位管理者,可不是什么好惹的。

        “別提了,我想在你這安靜兩天,不想看到他?!?br />
        “你們吵架了?”

        果果橫了她一眼,“你覺得我跟他能吵得起來?”

        “呃……”說的也是,他家那位可是個典型的妻奴,還是完全不要節操的那種。每次看果果的那眼睛,好像分分鐘都要跪舔的節奏,“那你這是?”

        果果一把拿起茶幾上的水杯,一口就干了,祝遙順手又給她加滿了水,也給自己倒了一杯。

        “他帶回來一個人?!憊成毆值牡?。

        祝遙心底一沉,“男的女的?”

        她想了想,半會才道,“女的吧……”

        “臥槽,他劈腿了?”祝遙猛的一下站了起來,老娘去閹了他!

        “不是?!憊成至?,“他說……那是他的孩子?!?br />
        “孩……他以前結過婚?”

        “不是?!憊渙橙險嫻牡?,“他的意思是說,那是‘我和他’的孩子?!?br />
        祝遙愣了愣,忍不住伸手摸向她的肚皮,“你……啥時候生的?”她怎么不知道?昨天還逛街時,她竟然沒看出來。

        果果一把拍下她的爪子,“我現在沒生過?!?br />
        “那小孩從哪來……等等!現在?”祝遙猛的睜大了眼睛,“你不會說……那是你們未來的小孩吧?”

        “嗯?!彼閫?,“也不知道他從哪看到‘奉子成婚’這句話,以為要有了小孩我就會跟她結婚。然后……”

        臥槽,這種事也可以!果果是不婚族,這點她知道。

        那人為了追妻,也算是下血本了呀!她需要喝杯水壓壓驚。

        但是想想對方的身份,控制時間見到未來的女兒,也并不是不可能。

        “你不相信那是你們孩子嗎?”

        “我信??!”她點頭。

        “那你為啥要躲我這來?”

        她嘴角一抽,轉身從旁邊的包里抱出了一顆圓滾滾的東西,小心翼翼的遞給她,“關鍵是……小孩長這樣!”

        噗……

        祝遙一口溫水噴了出來,“咳咳……你……你生了個球!”

        “不是!”果果搖了搖頭,一臉嚴肅的解釋道,“這不是我生的,是他生的?!?br />
        “……”吶呢?!他生的!他?!請問是人字邊的那個“他”嗎?

        天??!這還是她生活的那個地球嗎?急!在線等!

        ****

        祝遙覺得腦子有點亂,月影卻拿著瓶醬油回來了:“姐……”。

        話音剛落,果果抱著的那個圓滾滾的球,突然白光一閃,以肉眼可見速度開始膨脹起來,眨眼間就從一個皮球變成了一個藍球。噗的一下彈起,掉了下去。

        “寶寶?!憊帕艘惶?,連忙去抱。

        同一時間,果果家的漢子身形一閃,突然出現在了屋內。剛想接住,它卻咕嚕咕嚕一轉,一路朝著月影滾了過去,啪的一下撞到了他的腳停了下來。緊接著咔嚓一聲,那球居然劈開了,一只白嫩嫩的小爪子突然伸了出來,牢牢的抓住了月影的褲角。

        一個小小的腦袋從里面冒了出來,清脆的朝著月影喊了一聲,“爸爸!”

        眾人:“……”齊齊轉頭看向果果。

        果果橫了旁邊的人一眼:“看啥看?孩子不是你生的嗎?”

        管理者:“……”

        祝遙:“……”

        月影:“……”

        玉言:“醬油呢?”

        怎么突然有種風雨欲來的預感……

        ——全文完(未完待續)

        ps:你們要的二合一章,我一起更了,本文到這里就完結了。感謝親人們一年的陪伴,給你點三十二萬個贊,么么噠!



    txt下載地址://www.uvdbgl.com.cn/down/50868/
    手機閱讀://m.77dushu.com/novel/50868/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