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克斯勒沙尔克04: 第三章

    沙尔克04足球俱乐部 www.uvdbgl.com.cn 作者:將進酒 |字數:2230

    人氣小說: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仙道長青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沈浪蘇若雪都市奇緣神醫棄女

        一個失蹤了四年的人,這些年會在哪里?連榷嘗試著查找下洲村,關于這個地方的信息不多,從地理位置上看,是一個位于中俄邊境的、窩在深山里的小村子。

        “......有很多白色的房間,也有很多醫生......”連榷算是明白了,壓根不是什么骨灰盒,而是醫院。

        那家醫院在哪?是病理性的部分記憶缺失嗎?既能說出自己的來歷,為何四年間沒有與家人聯系?

        是患了重病嗎?

        “我太久沒有看過外面的樣子了,不知道我什么時候會醒,可能馬上就醒了,醒了我就又得回去,下一次不知道還能不能到外面來呢?!繃兜募切院芎?,賽天寶的話他一個字不落的都記住了,但這句話本身就很奇怪,為什么不能到外面去?

        還有......為什么只有他能感覺到賽天寶的存在?連榷翻了個身,電子鐘提示已經夜里十一點,往日的這個時候連榷早就睡了,今天卻怎么也睡不著,腦子里全是賽天寶。

        他甚至猜想了賽天寶的樣子,他那少年感十足的聲音,吵吵鬧鬧的性子,像個孩子一樣脾氣說來就來,卻也很好哄,一句話就能高興起來......頭一天晚上的晚眠影響了連榷兩年來雷打不動的作息,他只比平時晚起了十分鐘,但連媽媽還是擔心兒子生了病。

        “阿榷,要不要測個體溫?”連媽媽摸摸兒子的額頭,目光落到那雙空洞無神的眼睛上心里便酸酸的。

        她已經半百了,情愿瞎的是自己而不是兒子。

        “媽,我沒事,是睡得好才起晚了?!繃睹悅派夏蓋椎氖?,安慰她。

        “真的?”連媽媽是不信的,兒子眼睛底下有黑眼圈,她瞧得分明。

        “真的?!繃墩酒鶘?,他知道母親不安,摟了摟她的肩膀,走進衛生間洗漱。

        連媽媽看著兒子步伐穩當,輕車熟路地繞過客廳,背影與正常人沒有區別。

        連榷曾以第一名的成績從警校畢業,工作后順風順水,前途無量,論體能論腦力,連榷都是佼佼者,直到兩年前一場意外的車禍,徹底扭轉了連榷的人生。

        但多虧于警校出身,連榷有過硬的身體素質,加之靈敏的反應和敏銳的直覺,連榷的盲人生活沒有他人想象中的那么艱辛。

        “今天可能會下雨,把傘帶上?!繃督庸?,離開家門,走過已經走了千百遍的路,走進西水公園。

        “散步嗎?”賽天寶的聲音突然響起。

        “嗯?!繃兌丫勻轂Φ耐蝗懷魷鐘興視α?,淡定地應了一聲,專心致志地走腳下的路。

        這一日天氣并不晴朗,灰蒙蒙地云厚重地壓著,下過雨的地板濕漉漉的,清晨的公園甚至起了薄霧,但這些對連榷都沒有影響。

        “今天好冷清啊?!比轂Υ炅舜旮觳采系募ζじ澩?。放眼望去,只在遠處有幾個模糊的人影,跳舞的、撞樹的、跑步的大爺大媽都不在,公園里仿佛只剩下了他們兩個。

        便是這樣靜謐的時候,一聲凄厲的尖叫才顯得分外刺耳。

        “啊啊——!”尖叫聲從不遠處傳來,好似遇見了要命的事,聽得人心里跟著一顫。

        公園里的鳥受了驚,齊刷刷地振翅飛走,空中回響著它們驚慌的撲騰聲。

        連榷的身體比腦子更快做了反應,他猛地

        “望向”聲源,緊接著才意識到他什么都看不見——他也已經不是警察了。

        那令人汗毛倒豎的喊聲僅停了一秒,就變得更加凄厲,尾音長長地拖了出去,像爆胎了的車子在地面上碾出的聲音,

        “啊——火!火!火!”火?連榷鎖眉。

        “著火了?”連榷問賽天寶。賽天寶不敢離開連榷,他也焦急地望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就在他們前邊,有一個公用廁所,一個個子不高、挺著啤酒肚的中年男子驚慌地沖出來,摔在地上不停地打滾,一邊在自己身上拍打,仿佛在他身上有熊熊的火焰在燃燒。

        賽天寶瞪著男人,甚至試圖走上前阻止:“喂!別打了!沒有火!沒有火!他身上……”那人自然聽不見賽天寶的聲音,賽天寶也碰不著他。

        男人像發了狂,哭著嚎著,聽得人毛骨悚然。賽天寶將更詳細的情況告訴連榷。

        “他一直撲騰......掐嗓子了,好像要不行了,整個人都黑了,倒下去了......”連榷皺起眉,拿出手機,冷靜又迅速地報警,并叫了救護車,但男子喊了幾嗓子便力竭了,一陣抽搐后沒了聲息。

        事發突然,賽天寶腦子里亂糟糟的,說話也語無倫次,甚至咬了舌頭,但連榷是冷靜的,他在賽天寶的指引下準確找到男人的位置,摸了摸男人的脈搏,男人脖頸上的肌肉很是僵硬。

        連榷趴到男人嘴邊細聽,鼻腔和口部還有微弱的氣流通過,雖然很淺,但男人還在呼吸著。

        “賽天寶,他嘴里有沒有堵塞物?”賽天寶連忙俯下身去看,

        “沒有?!?br />
        “眼睛充血嗎?瞳孔散了嗎?”

        “充血嚴重,瞳孔......可能快不行了?!比轂τ鎪俜煽?,像背誦教科書般脫口而出:“面部鐵青,嘴張似魚,唇部紫紺嚴重,呼吸很不規律,你抬他下頜,讓頭后仰?!繃讀⒓湊兆?,賽天寶更為細致地檢查了男人的鼻腔和口咽部,還是沒有發現異物。

        明明是窒息這癥狀,卻找不到窒息的原因。賽天寶覺著自己出了冷汗,而男人在解除氣道阻塞后并沒有好轉。

        “做CPR吧?”連榷雙手交疊,放在男人胸膛上,等著賽天寶幫他調整位置,但賽天寶沒有說話。

        “賽天寶?”連榷能感覺到他還在。

        “試試吧?!比轂Φ納舴⑸?,

        “他瞳孔已經散了?!繃痘故親雋誦腦喔此帳?,但男人沒能活過來。救護車和警察來得很快,男人被抬走后,警察在周邊打聽情況,但當時在現場的只有一個人——連榷。

        聽說報警的

        “目擊證人”是個瞎子,刑偵二隊的副隊長常曉玫反而松了一口氣,她看見站在樹下的連榷,獨自走了過去。

        賽天寶輕聲提醒連榷:“警察過來了?!繃兌丫嚼慈說慕挪繳?,他點點頭,

        “來了啊?!?br />
        “我聽說是西水公園,就猜到可能是你報的案。準確又清晰?!背O滌肓逗蓯鞘煜さ難?,賽天寶瞪大了眼睛,看著連榷任由對方擁住肩膀,親昵地拍了拍。

        “說說情況?!背O凳祜亓熳帕對誄さ噬獻?,她比連榷大一歲,兩人青梅竹馬形同姐弟,也是警隊里的前后輩,她相當賞識連榷的能力,也因此很是遺憾連榷的失明。

        “突然聽到有人喊火,后來發現沒著火,接著那人就死了?!繃兜?。

        “嗯?!背O當П墼誶?,思忖著什么。

        “他出現前你在哪?”連榷微微挑高了右邊眉毛,

        “他從公廁里沖出來的時候,我在道邊上?!?br />
        “除了死者,還有人從公廁里出來嗎?”

        “沒有?!繃墩抖そ靨?。常曉玫從兜里摸出煙來,想了想又放回去,連榷卻好像能看到一般,勸她:

        “少抽點?!?br />
        “狗鼻子?!背O登崧?,她瞥了眼連榷沒有表情的臉,心里嘆了口氣。

        她有一堆問題想問,但連榷既看不見,她問了也是白問,若是連榷沒有失明……這時常曉玫的電話響了起來,是驗搜科。

        常曉玫沒有避著連榷,電話那頭的法醫老張也是連榷的熟人。張法醫語調平淡,語速卻不慢,

        “初步結果是窒息,肺部無明顯灼傷,體內未檢測到一氧化碳、二氧化碳和硫化物,也沒有明顯外傷。跟‘前三起’一樣?!?br />
        “知道了?!背O檔納弒戀媒艚艫?。電話掛斷,常曉玫又沉思起來。

        兩人靜靜坐著,賽天寶夾在中間,也不敢跟連榷說話。

        “你聽到了吧,這不是第一起?!背O滌桃稍偃?,還是開了口。連榷點頭。

        “這是第四起。死者都沒有家族精神病史,唯一的共同點是都喊著‘火’,然后窒息身亡?!諼藁鸕那榭魷輪舷?,他們都覺得自己被火燒著了,一直大聲呼救?!本永鏌豢濟話顏廡┌缸臃旁諦納?,直到事件愈發頻繁、愈發詭異。

        通過監控錄像,他們明確看到了死者死前的掙扎,那無形的火,逼真得讓人不解。

        常曉玫組織著語言,連榷卻飛快地領悟了:“像是死者自己的想象?”

        “對?!背O檔?。現實里確實有過死在想象中的案例,但這樣的情況通常很殘忍——死者是被活活嚇死的。

        常曉玫輕輕嘆了一口氣,

        “但這四起又不一樣——”

        “——無火,窒息?!倍倭肆矯?,連榷又道:“莫名其妙?!?br />
        “你還記得......兩年前的運輸車事故嗎?”常曉玫最終還是點了一支煙,深深吸了一口又吐出去,像要吐出心里的煩悶。

        兩年前,秦尚生物科技集團的運輸車發生了一次嚴重事故,因疑似有危險實驗品流出,總廳調動所有警力控制現場,一寸一寸排查,當時尚在職的連榷自然參與其中。

        但那是他短暫的刑警生涯里執行的最后一項任務,聽常曉玫說,他被發現的時候已經重傷,現場十分混亂,監控被破環,無法得知突然襲擊他的警車是怎么回事、何人駕駛。

        而連榷自己則對任務的細節、車禍的經過都沒有一點記憶。連榷依舊沉穩如山地坐著,

        “怎么?這事跟那個生物集團有關?”

        “說不準?!背O燈搜?,不再多說,沖連榷咧嘴一笑,

        “你早點回去休息吧,如果想起什么線索,給我打電話?!?br />
        “行?!背O蕩掖依肟?,投入到調查中,連榷則保持著同樣的姿勢,想著常曉玫的話。

        賽天寶半天沒開口,早憋了一肚子話,忽地瞥見連榷眉眼間有些落寞,頓時心里一緊。

        當連榷與常曉玫分析死因、探討案情、回憶過去時,賽天寶就想:失明給這個男人帶來的打擊一定是巨大的,盡管他表面淡然。

        “我們回家嗎?”賽天寶小心翼翼地問。我們?連榷一怔,

        “嗯,走吧?!背趴ふ?,連榷順著石板路慢慢往外走。

        “你學醫的?”賽天寶下意識地應了一聲,才發現自己回答得太快了。

        “嗯......是?!?br />
        “剛剛急救的時候你做得很好。大幾了?”

        “......”賽天寶第一次發現,連榷比他想象中的敏銳。明明連榷的態度并不強硬,賽天寶還是有些慌張。

        “大、大......”賽天寶想要說謊,但一時想不出怎么說才好。

        “大四,”連榷也許覺得是個好時候談一談,

        “95年生,今年24,D省河州大學醫學系,初高中各跳級一次,你在你們村子還是挺有名的?!?br />
        “你調查我?!比轂νO陸挪?。

        “一個突然出現的、來路不明的人,任誰都會好奇他的身份吧?”連榷也停下腳步:“更何況我一直不能確定,你到底是不是人?!?

    txt下載地址://www.uvdbgl.com.cn/down/50875/
    手機閱讀://m.77dushu.com/novel/50875/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