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尔克04对不莱梅4月4: 331 不為輪回,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沙尔克04足球俱乐部 www.uvdbgl.com.cn 作者:雪嬌兒 |字數:2224

    人氣小說: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神醫棄女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一世傾城)重生之武道逍遙神道丹尊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華娛之縱橫

        B市。

        楊百川帶回了沈風的骨灰,當日,就按沈風的心愿,撒了出去。

        “她還是走在了前面!”

        白曼文憂傷的說道,楊百川回來之后,瘦了。

        “沒有葬禮,沒有任何人知道?!?br />
        楊百川暗自的說道。

        一品花園別墅。

        “老大,老大……”

        孟宇火急火燎的叫著律昊天。他手上飛揚著一些紙張,大聲的喊著。

        “多大人了,還這么咋咋呼呼?”

        清晨,律昊天還沒有起床,聽到這種聲音,自然是不舒服的!

        “出事兒了,老大,你還真能睡!人從你客廳里面走動你都不知道!白憶雪走了!”

        白憶雪……走了……

        這幾個字,在律昊天的腦子里面,一直的回響著。

        “這個,她留的信。有人說,看見她一早就離開了?!?br />
        孟宇接著說道。

        “離開,是什么意思?”

        孟宇搖頭,將手中的信和一碟紙張交到了律昊天的手中。

        “剛剛在那茶幾上面拿的!”

        說著,律昊天立馬從孟宇的手中接過來,拆開信,就看了起來。

        “對不起,沒跟你說一聲再見就離開了。這次離開,是我私自做的決定,就像是我回來一樣。昊天,謝謝你,謝謝你陪了這么長的時間,陪我任性的走了這么久。這段時間,我知道,你每天都小心翼翼的對我。就連孟宇,亦是如此??吹秸飫?,我想,你應該明白,我這次的離開,就真的離開了。不會再回來做任何糾纏了。此時,你手中拿著信,也應該拿著那份你給我的‘離婚協議書’了。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了字。在A市的那個晚上,我就已經想明白了,簽字離婚,放開你,也放過我自己。影湄是一個好女人,是我一直都針對她,針對你們之間的感情。知道嗎?我好喜歡妮妮,我知道她故意接近我,可是,我卻恨不起來!為期三年的婚姻,終于還是走到頭了,這是一段錯誤的開始,可是,我們卻回不去了。去找蘇影湄吧,我想,等我回來的時候,或許,能看見你們的第二個孩子。到時候,請告訴他,我是他的姨媽,請告訴他,我很愛他?!?br />
        簡短的信,律昊天兩眼就看完了。忽然間有種不真實的感覺,白憶雪會這么好,主動就離開了?律昊天表示疑惑的打開那份離婚協議書來看,果真,上面是白憶雪的簽名。然而,律昊天卻在財產分割那一頁上面驚訝了。白憶雪竟然寫著主動放棄一切財產,律昊天就那么的看著,仿佛,這個白憶雪,不是他這么久認識的那個白憶雪。

        然而此時,白憶雪則已經在機場,準備登機。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白憶雪一看,楊華來的短信。學長已經回來了,白憶雪微微一笑。她不需要心理醫生,過去的,就讓那一切都留在美好的過去。白憶雪不想破壞那原本美好的感覺,毅然登機。

        “老大,真的正式解脫了?”

        孟宇站在一邊,不敢置信的問向律昊天道。

        “解脫了,我要告訴影湄,馬上,現在……”

        律昊天迫不及待的說道,終于,還是賭贏了。

        “老大,你傻了吧,你現在都不知道她人在哪里,你打電話給她能接通嗎?”

        律昊天看著孟宇,他這幾天都不知道蘇影湄的消息,看來,孟宇倒是一直都關注著蘇影湄的消息呢。

        “說吧,你知道她在哪里?”

        “去旅行了,寧其瀾不肯告訴我她去了什么地方,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孟宇聳肩,這個,他還真的不知道了。

        “寧其瀾是吧,我記住他了!給我定去西藏的票,我現在就出發!”

        有一些東西,在律昊天的心頭,不經意間的回蕩‘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經筒,不為超度,只為觸及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長頭在山路,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這一世轉山,不為輪回,只為途中與你相見?!?br />
        她一定是去了西藏!律昊天篤定的認為。

        所謂心有靈犀一點通,或許,他們真的是心有靈犀的!

        ------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

        西藏的天空,很藍很美。

        蘇影湄的身邊,一共帶了兩個人。一個公司新分派的助理,一個是她私人請的保鏢。旅行對于她這個孕婦來說,其實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然而,再蘇影湄的心中,亦是有一種期盼。期盼著,途中與他相遇?;蛐?,這是一個很美好的愿望。美好,而不可觸及。然而,世事難料。

        “艾米,我們在這里,已經逗留兩天了,什么時候才能出發呢?”

        身旁,助理拿著導航,看著路線。

        “聽說這里的八角街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有的人,在轉角處,會遇到相愛的那個人。你想不想去遇到一個呢?”

        “這是真的嗎?”

        蘇影湄的身旁,這位小巧的助理比起蘇影湄用慣的莉莎,少了幾分經驗,卻多了許多可愛之處。

        “只是一個傳聞,我無意間,聽說的?!?br />
        蘇影湄笑笑。

        “可是我很想去碰一下啊,看看,和我相愛的那個人……”

        小助理的話還沒有說完,蘇影湄已經朝著前面走了去。其實逗留在這里的這兩天,一直都是蘇影湄的不死心。她又何嘗不知道那只是一個美麗的傳聞,但是,帶著那種美好的心愿,又何嘗不是一種美妙呢!

        蘇影湄的耳朵里面塞著耳塞,聽著緩緩流淌的音樂。她的心,在一步一步的記著腳下的步伐。別走的太快,若是太快,不能遇上他怎么辦呢?也不能走得太慢了,萬一,錯過了怎么辦呢?蘇影湄保持著腳下不緊不慢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心中默數著,用著這種方式,壓制著心頭上狂烈跳動。

        仿佛,她真的能在轉角遇到他一樣。

        低頭,垂眉,亦步亦趨,耳邊,是優雅的音樂。

        轉角的街,很快就已經能看到頭了……

        一步,兩步,三步……蘇影湄抬頭……

        在此后的很多年,蘇影湄都想不明白,為什么有的事情,就真的那么的有緣。

        當蘇影湄抬頭的時候,她竟然意外的看到了律昊天。不敢相信的蘇影湄傻愣愣的看著她眼前街角交匯處的正對面的那個男人!心中,莫名激動!

        “我是在做夢嗎?”

        蘇影湄站在原地,張大了眼睛,看著那風塵仆仆的律昊天道。

        “沒有,不是做夢。我來接你回家!”

        律昊天說著,微微一笑,他站在街口的風口處,迎著風,微微張開雙臂。早春的風,仍舊還是涼嗖嗖的。然而,蘇影湄卻覺得莫名的暖。她眼眶之中含著淚,朝著律昊天奔跑了過去。

        擁抱。

        綿長的擁抱。

        這一刻,蘇影湄徹底的擁抱住了律昊天。

        “白憶雪簽字離婚了,我自由了!”

        蘇影湄依偎在律昊天的懷中,律昊天的頭,靠在蘇影湄柔軟舒適的發上,柔聲的說道。

        “那她還好嗎?”

        蘇影湄抬頭,看向律昊天道。

        “還好,旅行,她計劃了為期一個月的旅行,一直跟她家里面人在聯系?!?br />
        “這樣就好,她好,我們才能沒有負擔的相愛!”

        蘇影湄再一次緊緊的蹭進律昊天的懷中。

        另一邊,蘇影湄的小助理看著二人緊緊的擁抱,忍不住唏噓道:“還真的能遇到相愛的那個人???可這也太不公平了吧,為什么就只是艾米一個人遇到了呢?”

        “小丫頭,你是法國人,所以,在中國的西藏,這美麗的傳言對你不靈驗!”

        一邊,蘇影湄的保鏢回答道。

        聽著二人的對話,蘇影湄和律昊天都一下子就笑了出來。

        ------

        B市。

        初春來臨的時候,蘇影湄的肚子,已經微微的隆起。潔白的婚紗,已經選了大號,可是,還是有些遮掩不住蘇影湄的肚子了。

        “艾米,婚紗是不是太小了???”

        一邊,已經榮升為亞洲區域主管的莉莎有些喪氣的說道。

        “小又怎么了?我寶貝,就是在里面了,遮不住就不遮唄,反正,大家都是知道的?!?br />
        蘇影湄微微一笑,高興的摸了摸她的肚子。

        “哎,哎……這,這,小東西,你居然敢踢我……”

        蘇影湄的手,剛剛摸上肚子,就忍不住的說道。

        “什么,他在踢你???”莉莎也驚喜的說道。

        “什么,我干寶貝在踢?我要摸摸?!?br />
        遠處,推門走進來的孟宇立馬就跑了過來,結果,還沒跑得動,身后,就被一股力量給拉扯住了。律昊天的大手,毫不猶豫的將孟宇給抓了回來。

        身后,跟著的華謙,立馬就笑了。

        “我兒子呢,我兒子你知不知道,我兒子就是要我先摸!”

        律昊天孩子氣的自豪的說著,并且,將孟宇給扔在了自己的身后。

        “你們也不害臊,都多大的人了,還跟孩子似的!”

        “哎,嫂子,你得評理,你說,他憑什么就不準我去摸我干兒子呢?”

        孟宇嘟起嘴巴,不滿的說道。

        “行了,行了。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你們中國人不是最重視這一天的嗎?還吵吵呢,要不要艾米結婚???”

        一邊,莉莎吼了一句,孟宇頓時就住嘴了。蘇影湄一看兩人的樣子,心中就什么都明白了,忍不住的就笑了起來。里屋,妮妮穿著一身粉色的公主裙就走了出來。

        “爹地,媽媽,妮妮今天漂亮嗎?”

        妮妮雙手提著裙擺,高興的在眾人的面前晃了一圈。

        “漂亮,爹地的妮妮,是全天下最漂亮的公主!”

        “臭美!”蘇影湄一邊不屑一邊高興只得的說道。

        B市難得一見的盛大婚典已經開始。

        十天之后,蘇影湄懶懶的蜷縮在沙發里面道:“為什么別人結婚都有蜜月旅行我就沒有呢?”

        此時,同樣蜷縮在沙發里面的孟宇道:“因為你的老公是首富嘛!”

        蘇影湄不高興了,不過,突然想到一件事兒:“老公,我要去蜜月旅行!”

        一邊辦公的律昊天轉頭,看了看蘇影湄到:“那工作怎么辦?”

        “交給他了!”

        蘇影湄很不負責任的指向孟宇。

        “什么?”頓時,孟宇覺得自己有一種被人賣到的感覺!然而同時,蘇影湄和律昊天站起身來,面上帶著可人的微笑,嬉皮笑臉的走了出去。孟宇還沒找到沙發下面的鞋子,就光著腳跟了上去,可是…...看來,他現在只有在這里代理著總裁位置了!

        ------

        A市的最高學府。

        “同學們,我是你們的新老師,我叫白憶雪!”

        轉身,一身質樸裝束的白憶雪在黑板上板書著自己的名字!

        新的生活,一切,重新開始!

    txt下載地址://www.uvdbgl.com.cn/down/50885/
    手機閱讀://m.77dushu.com/novel/50885/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