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沙尔克04: 第32章:兩狼相斗

    沙尔克04足球俱乐部 www.uvdbgl.com.cn 作者:邊花 |字數:1707

    人氣小說: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神醫棄女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一世傾城)重生之武道逍遙神道丹尊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華娛之縱橫

        “殿下一片孝心乃是大晉之福,況且我二人只稍坐了會,談不上多等?!毖釤滌鎪偌?,好似一慢下來就會被蔣伯文截住話頭,聽他睜眼說瞎話,蔣伯文忍不住頻頻瞥他。

        見過阿諛奉承的,但沒見過這樣不要臉的。聽到這話,戚長容又與楊一殊不緊不慢的寒暄幾句,而后看了眼穩坐不動的蔣伯文,隨后道:“太師今來所為何事?”

        “有一事想與殿下商議?!苯惱潰骸跋略鹵閌腔崾?,臣特來問殿下的意思?!被崾?,就是京中拉幫結派的開始。

        無論朝中官員還是京中的百年世家,每到這個時候都會暗中對前來參加考試的舉子進行考評,有實才又識相的能者會被他們以各種方式拉攏。

        實在拉攏不了,他們也寧愿毀掉。作為朝中的參天大樹,深得父皇信任,無一例外,每次會試蔣伯文都是贏家。

        他只需稍稍拋出橄欖枝,便會有無數的人爭先恐后的蜂擁而至,心甘情愿成為樹中片葉。

        戚長容輕笑,明知故問:“會試一向由禮部負責,考官則是父皇欽點,于孤何關?”蔣伯文所言在她的意料之中。

        “前不久臣曾稟報過陛下,陛下說此事將全權交給殿下,考官由殿下甄選,名單上報之后再由陛下定奪?!苯畝倭碩伲骸氨菹旅揮懈嫠叩釹侶??”戚長容并不否認:“許是父皇心疼孤,想讓孤緩上幾日?!敝詼嘀苤?,東宮太子身體時而有恙,她才從‘別宮’趕回,自然要休養幾日。

        楊一殊微微吃驚,他并未聽皇上竟有此等想法。讓太子負責春闈,不就是擺明了讓殿下培養自己的人,好日后為東宮效力嗎?

        “此次是陛下給予殿下的機會,殿下應當好生把握,莫辜負陛下一片好心?!碧秸饣?,戚長容沒有吭聲,她看了一眼神色平靜,甚至胸有成竹的蔣伯文一眼。

        他話中有話,還未說完。果然,不等戚長容發表自己的看法,就聽蔣伯文繼續說道:“只是太子朝事繁忙,又是初次接觸春闈一事,臣恐諸事不順,愿從旁協助,為殿下分憂?!彼凳切鐘?,實則托詞。

        負責一事若真落到他一人手上,其余人沾也別想沾。蔣伯文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從前不見他主動參與春闈,這一次……恐怕是有所求。

        戚長容沉默不語,忽而想到上輩子晉安二十一年的春闈也是由她負責。

        那時候的她同晉安皇一樣滿心信任蔣伯文,認為他是國之棟梁,又一心為民謀福,為國鞠躬盡瘁。

        所以在聽到他的請求之后,根本想也未想就直接答應下來。現在想來,那時的自己還是太蠢,被蔣伯文耍的團團轉。

        戚長容眨眼,本想直接拒絕。轉眼一看,楊一殊臉上已浮上怒氣,她頓時改變主意,順著蔣伯文的話說下去:“太師言之有理,孤尚年幼,行事或有不足之處,春闈一事事關重大,確實應小心行事?!幣磺卸既緗乃?。

        戚長容卻話音一轉:“太師身居高位,平日事物繁忙不亞于父皇,讓太師接連勞累,孤心有不忍?!碧醬?,蔣伯文心里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戚長容繼續說:“不如這樣吧,讓太傅與太師一同協助孤,你們二人先行擬定名單,由孤過目,最后再送與父皇決定,就是不知太傅可有時間精力?”這是在詢問楊一殊的意見了。

        楊一殊早就看不慣蔣伯文大包大攬的作風,對此求之不得,聞言忙拱手道:“既是為陛下與太子分憂,臣自然是有時間的?!逼莩と菅瓜卵壑脅ㄌ?,面色似是動容,感慨道:“太傅果真乃社稷之臣,就是不知太師意下如何?”重活一世,有許多被迷霧覆蓋的東西漸漸浮現在她眼前。

        蔣伯文太過聰明,她若是拒絕的太明顯,定會引起他的懷疑。然而他在朝堂根基已深,牽一發而動全身,想要輕易撼動已然不可能,唯有慢慢來,伺機而動,才有贏的可能。

        蔣伯文眼神一沉,戚長容根本沒有給他拒絕的機會。他要是開口拒絕,豈不是不打自招,親口告訴所有人他居心不良?

        暴露的后果他無法承受,蔣伯文吐出一口濁氣,緩緩道:“一切聽從殿下的安排?!卑樟?,暫時退后一步又如何?

        戚長容如今不過一毛頭小子,想要拿捏他多的是辦法。至于楊一殊,從前他或許會忌憚兩分,今日一看,也不足為慮。

        蔣伯文平復情緒,話說的滴水不漏:“楊太傅與我同朝為官,能力皆是不凡,有他的幫扶,想必春闈一事會更加順利?!毖鉅皇饉掣訟蟶嚇潰骸巴缶頹胩Χ嘍嘀附塘??!閉饣俺隼?,戚長容忍不住笑了,她已甚久沒見過楊一殊卑躬屈膝的模樣,不過他就是一條毒蛇,表面態度低下,極好相處,實則就想逮著機會咬人一口。

        漸漸的,戚長容笑不出來了。正是因為楊一殊太能屈能伸,識時務者為俊杰,這也是她上輩子為何沒看穿他本質的原因。

        夜晚初春風涼,蔣伯文裹著薄襖坐在書案后,紙窗半開,吹的桌上宣紙飛揚,他不得已只能拿鎮尺壓著。

        他手腕微動,目不轉睛的在白紙上落下痕跡,再一看,他用來寫字的竟然是左手,紙上是與白日完全不同的字跡。

        良久,他將白紙放入信封,從半開窗外遞了出去:“連夜將此物送給一默,令他擬個名單出來,最遲明日午前給我?!奔啪駁拇巴夂鋈懷魷忠壞廊擻?,半掩的窗擋住他的長相,模糊之中,只見一只手伸進來從蔣伯文手中接過東西。

        “太師放心,草民必不負所托?!苯泥帕艘簧骸扒胰グ??!蹦僑聳歉鑫涔Ω呤?,幾個起落間從太師府眨眼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皇城內的東宮也上演著同樣的一幕。戚長容喚來羅一,交給他一份名單:“半月之內,孤要這些人所有信息,生平,祖籍,背靠何人,心智如何,缺一不可?!弊魑晃災厝蔚陌滴藍傭映?,羅一心情激奮,面上卻半點不顯,鄭重其事的將任務接了過來。

        “殿下放心,羅一誓死完成任務!”見他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戚長容哭笑不得的搖頭嘆息:“你不必如此緊張,不過一件小事罷了,你查到了之后也不可打草驚蛇,只需回來與孤稟報即可?!彼還燦腥О滴藍?,每一支有十人,各個都能以一敵十,羅一是其中翹楚,身手不凡。

        “我讓你去查的人是秘密,既然你現在身處東宮,那便要聽從孤的吩咐,孤命你隱瞞此事,不能向父皇提起?!甭摶晃眩骸罷狻逼莩と菘闖鏊牟磺樵?,頓時笑容越發的溫和:“身在曹營心在漢,羅一,你可以的啊……”不知為何,明明是明媚的笑容,可落在羅一眼中,卻感到了一股隱忍的陰森。

        羅一:“……”這比喻就很嚴重了,殿下一向穩重,又怎能可能說這樣的話刺激威脅他?

        不過,羅一能當上暗衛隊隊長,自然不蠢,瞬間知曉事情的重要性,咬牙承諾道:“只要陛下不主動問起,羅一便當什么都不知道?!逼莩と蕕鵲木褪欽餼浠?。

        她知道羅一會按時向晉安皇匯報她的一舉一動,只要他不主動提起,父皇日理萬機,根本沒空理她為何會大張旗鼓的調查幾個人。

        第二日早朝,果不其然,晉安皇當著所有朝臣的面,鄭重其事的將春闈一事交于她手,命她著手安排。

        戚長容身穿明黃色朝服,俯身叩首,聲音洪亮道:“兒臣領命,必不負父皇所望?!苯不噬跏鍬饉謀硐?,年僅十五便有上位者之風。

        轉而一想到她的真是身份,晉安皇又忍不住有些心塞,第無數次發出感慨——如果這是個真太子可多好。

        可惜并不是。因晉安皇情緒有變,朝臣們紛紛退讓,凡不是要命之事,都被向后壓了壓。

        早朝很快解散,戚長容率先離開,人還沒走出三道宮門,就被身后的聲音喚住。

        “殿下請留步?!蔽叛?,戚長容停下腳步,轉身看向臺階上,喚住她的原是禮部尚書王哲彥。

        “王尚書?!蓖跽苧騫笆中欣瘢骸俺繼匾飫從氳釹律桃橄略碌幕崾??!被崾砸幌蠐衫癲扛涸?,多年未變,只這一次忽然掛上了太子的名頭,諸事便變的有些復雜。

        戚長容抬頭看了眼掛在天空正中的太陽,道:“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王尚書隨孤來?!焙焐獎椴劑腳?,二人一路走到東宮,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見到來客,姬方很是驚訝。又聽戚長容的吩咐,心中的驚訝更甚。

        “去將孤的茶具,以及前不久父皇賞下的碧螺春拿來,孤要親自動手?!奔Х攪烀?,不多時將東西拿了回來。

        那套茶具是用翡翠制成,通體碧綠,上面還雕刻著栩栩如生的松柏,茶壺蓋環繞著九顆翠珠,處處精致,又稱翡翠松柏常青茶具。

    txt下載地址://www.uvdbgl.com.cn/down/50888/
    手機閱讀://m.77dushu.com/novel/50888/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