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尔克04对斯图加特: 番外二

    沙尔克04足球俱乐部 www.uvdbgl.com.cn 作者:木嬴 |字數:3352

    人氣小說: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神醫棄女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一世傾城)重生之武道逍遙神道丹尊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華娛之縱橫

        他火急火燎的跑回王府,想問祖父到底是何居心,為什么要他娶一個女土匪!

        結果回去再次傻眼,王府張燈結彩,紅綢高掛,一看就是要辦喜宴的樣子。

        他還以為哪位堂兄堂弟娶媳婦,結果是給他準備的。

        嗯,不算特意準備。

        三天前,十二哥娶了媳婦,這喜堂原是給他設的,這不祖父給他定親了,見拆來拆去的麻煩,就索性不拆了。

        如果他不打算回來,就讓公雞代替他拜堂了。

        公雞……

        霸道的令人發指!

        他又沒有半死不活,只是外出未歸而已,居然讓公雞代替他拜堂,實在是太太太過分了!

        明知道他不贊同這門親事,所以先斬后奏,打算來個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候把她十三少奶奶的身份一占,他這輩子認她也得認,不認也得認了!

        氣沖上腦,楚昂直奔書房找祖父質問,要把親事退掉。

        結果非但沒退成,還被罵了一頓,不好好習武,被個姑娘給綁了,丟不丟人?

        劈頭蓋臉先罵一頓,罵的楚昂眼睛瞪圓了。

        “那么丟人的事,能不要再提了嗎?”他磨牙道,“再說了,誰年輕的時候沒有丟過幾回人???”

        怕祖父忘了年輕時候的事,楚昂好好的幫他回憶,當年他斗雞輸給了祖母,被祖母打暈,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不過是占著自己年長,在王府里說一不二,祖母要不是過世了,看他橫去。

        祖父差點沒抽他。

        但是氣歸氣,喜宴還得照辦,請帖都發出去了,如果不娶,就落發出家一條路,王府子嗣多,不差他一個。

        真的,這一句話對他造成了一萬點的傷害。

        別人家兩三個孫兒,嫡出的就是寶貝疙瘩,偏生王府的嬸娘都特別能生,什么東西一多就不值錢了,別人家的孩子舍不得彈一指甲蓋,他們王府直接上板子抽,抽完了還要琢磨下哪里沒有發揮好,找茬再抽一頓。

        打就算了,從小挨揍長大的,大哥堂哥堂弟都一樣待遇,也沒有什么抱怨的,不患寡而患不均。

        這一點他就要好好抱怨了!

        憑什么大哥他們娶媳婦都是自己挑的可心的,輪到他了,就擅作主張了,他不服!

        祖父做主那里,直勾勾的看著他,問道,“你確定自己不喜歡她?”

        “我喜不喜歡誰,我還能不知道?”楚昂翻白眼道。

        “那你喜歡什么樣的?”祖父好整以暇的問道。

        一句話,直接把楚昂問愣住了,他喜歡什么樣的?

        他喜歡祖母那樣的!

        但是世上只有一個祖母,被祖父霸占了,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不提也罷。

        他不說話。

        那一天,祖父難得好說話,但是依舊叫人咬牙切齒,他說,“我也不強逼你一定娶凌姑娘,給你三天時間考慮,你有中意的姑娘迎娶進門也行?!?br />
        凌姑娘,單名一個微字,是那女土匪的名字。

        別說性子不大好,但名字挺好聽的,人也長的不錯。

        但京都長的不錯的姑娘多了去了,府里的堂姐堂妹,嗯,算是堂兄堂弟哪個不漂亮,容貌他不在乎,反正再漂亮也沒他漂亮……

        就是這樣自戀!

        祖父退了一步,他就順著桿子往上爬了,道,“為什么只給我三天時間考慮,給我三個月吧?”

        婚姻大事,不能兒戲啊,三天時間,難道要他去大街上逮到一個是一個嗎?

        祖父看著他,道,“七天后,你十四弟娶妻,你卡在中間,你覺得呢?”

        那一瞬間,楚昂如遭雷劈。

        這就是堂兄堂弟太多的最最最不好之處了。

        堂兄上進,你太差了,找打。

        堂弟上進,你落后了,那是找死。

        堂弟都媳婦了,他這個十三堂兄還光棍一個,說不過去啊,難怪這么急了,都不打算等他回府,直接就找公雞代替他拜堂了……

        但是他早生了兩個月,不能怪他啊。

        他早出生不代表就一定要早點娶媳婦進門啊。

        但是祖父執拗,父親娘親順著祖父,府里一眾堂兄堂弟都贊同。

        真的,沒有他說話的份。

        反正他不拜堂有公雞代替他,他在不在王府里并不重要,那一刻,有一種被人聯起手來欺負的感覺,特別的窩囊,毫無還手之力。

        他就沒見他們這么萬眾一心過。

        他不過離京大半年,怎么就變化這么大了,祖父給他們灌迷魂湯了不成?

        他不答應,那就去大佛寺落發出家一條路。

        一眾兄弟挨個的過來拍他肩膀,惆悵道,“祖父難得好說話,見好就收吧,別三天都沒了?!?br />
        他還沒來得及感動呢,結果他們話鋒一轉道,“不過你要真出家了,我們會經常去探望你的?!?br />
        然后,就是一陣哈哈大笑了。

        那幸災樂禍的笑,他特別的想往他們飯菜里下巴豆。

        事實上,他也的確是送了他們巴豆粉,他現在下毒的本事如火純青了,尤其掉到湖里被女土匪打暈之后,他就覺得隨身攜帶點毒再必要不過了。

        事已至此,三天就三天吧,好歹還有一點轉機,祖父當眾許諾的,他哪怕領一頭豬回來,他也不能反口。

        他一路奔波,又和祖父爭辯,疲憊不堪,打算回屋睡一覺,明天一早就上街晃蕩欺男霸女去。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大半夜的下雨了,嘩啦嘩啦的,下的他心都拔涼拔涼的。

        大雨滂沱,一下一整天。

        到了第二天下午,天才放晴,地上一片潮濕,街上行人少,多是男子,都沒見到幾個女人,為數不多的還都是大娘……

        看到兩個俊秀書生,都控制不住一種想搶回去的沖動了。

        最后一天,街上姑娘就多了起來,他坐在酒樓上挨個的看著,沒一個看的順眼的。

        時間嗖的一下過去,他沒有時間想太多了,只能湊過去看看,結果他以前太紈绔了,就算破了案子,有了一丟丟的威名,但還是改不了他頑劣之名,大家對他敬而遠之。

        他一靠近,大家就以為他是找茬的。

        心好累。

        只差沒在臉上寫我是來挑媳婦幾個字了。

        倉促之間找媳婦,他也沒指望能成功,只是不爭饅頭爭口氣,他不喜歡被別人安排人生,尤其是祖父。

        但祖父是煊親王,偌大一個王府,他一人說了算,從來沒有別人說話的份,唯一一個和他抬扛沒事的就是祖母,還已經過世了。

        如果說還有誰有可能讓祖父改變主意的那就只有姑祖母了。

        他飛奔去找姑祖母,結果女土匪就在姑祖母府上住著。

        兩人有說有笑,宛如親母女。

        好會收買人心!

        楚昂不屑,但是得知最先提議讓他娶女土匪的是姑祖母后,楚昂一顆心就碎成渣渣了。

        “姑祖母,你也坑我!”他捶足頓胸。

        “姑祖母怎么可能坑你呢,姑祖母是最疼你的了,凌姑娘很好?!?br />
        楚昂知道勸不動姑祖母,打算叫人把女土匪綁了帶出京都,到時候沒有了新娘,這親事也結不成。

        結果,沒一個暗衛幫他的!

        他只能偷偷溜去了,只是女土匪料準了他回去,在屋子里設了圈套等他,他堪堪避開才沒有中招。

        兩人你瞪著我,我瞪著你,針尖對麥芒。

        他把來的目的告訴女土匪,給她錢讓她遠走高飛,結果女土匪笑了,“你以為我走了,這事就完了,你不在,我和公雞拜堂,你就沒想過,我走后,你會和母雞拜堂?”

        楚昂,“……?!?br />
        仔細一想,她說的很有道理。

        這事祖父絕對干的出來??!

        與其和母雞拜堂丟人,還不如和她拜堂呢,好歹是一大活人。

        “你為什么答應嫁給我?”楚昂想不通。

        女土匪笑了,“我在臥牛山做寨主,只是求一屋遮風擋雨,而你祖父給了我十萬兩,我可以在王府里衣食無憂,無人敢欺,我沒理由不答應啊?!?br />
        除了他討人厭了點之外,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她拒絕,她傻啊。

        “十萬兩,你就把自己賣了?”楚昂無語。

        女土匪默然,嘴角抽抽道,“明明是你祖父倒貼十萬兩把你賣了好不好?”

        楚昂怒摔。

        但好像被賣的那個真的是他。

        他堂堂煊親王府十三少爺,就值十萬兩銀子?

        呸!

        不是值十萬兩,是一文不值,貼錢賣的。

        楚昂試著說服她,“十萬兩給你了?”

        “還沒有,敬茶的時候給?!?br />
        “我給你十萬兩,你走如何?”

        “你祖父說了,除了他給的十萬兩,等我過門之后,你的錢都是我的,你有十五萬多兩的私房錢,挺厲害的……?!?br />
        楚昂,“……?!?br />
        祖父,算你狠!

        說服女土匪離開失敗。

        這就是一個鉆進錢眼里的女人!

        說服不了她離開,真動手起來,能不能贏還兩說,估計會把姑祖母的屋子給拆了,只能和談了。

        談了半天,才勉強成功。

        他可以娶她進門,可以給她錢,但是除了錢以外的事,她都要聽他的。

        結果女土匪不答應,她寧可不要錢,他聽她的。

        這能談下去才有鬼了。

        你瞪著我,我瞪著你,半天之后,才商量出了個湊合的解決辦法。

        女土匪拿祖父給的十萬兩,他不用給她錢,大家互不相干,你過你的,我過我的。

        回頭祖父兩腿一瞪,她就收拾包袱離開,他愛納妾納妾,愛娶妻娶妻,祖父不死,這些都別想了。

        還有一點,就是他們意見相左的時候,雙日子聽她的,單日子聽他的。

        兩人擬了份合約,摁手印為證。

        然后,就大婚了。

        雙日子聽她的,新婚之夜,他在地板上睡了一夜,說出去有人信嗎?

        那一刻,他特別的想和祖父打一架出出氣,只是祖父比他武功高太多,幾十年前還有一點點可能,他迫不及待的想查案子得到許愿荷包回幾十年前。

        他沒事去街上晃蕩,一個月后,許愿荷包才出現。

        那是一家七口被殺一案,死的極其慘烈。

        而搶著破這一案子的不要太多,他是京都出了名的紈绔,有句話叫浪子回頭金不換,他一破案,京都那些名氣不及他的紈绔日子就不好過了,天天挨罵挨打,這不奮發圖強,也想破案了。

        但那些渣渣,他從來沒放在眼里,唯一叫他不爽的是,女土匪破案本事了得。

        她說她以前就是干這行的,后來才改行當土匪的。

        她對破案興致高昂,當初她不做土匪后,來京都就是女扮男裝幫人破案混口飯吃的,只是不小心被祖父認出來的。

        至于祖父怎么認出來的,絕對是那群暗衛嘴巴太大!

        日子太無聊,她想干回老本行。

        只是她女兒身不大方便,這不借著他的名頭,有事沒事往刑部鉆,結果連累他名聲被毀。

        他破案子攢出來的威名,結果被人認為全是靠她,能把人活活氣死。

        她是女扮男裝的事,刑部沒人知道,更有大膽的約她吃飯,甚至還把手搭她肩膀上,這女人居然也不知道避開,當他是死人啊。

        別忘了,她現在還是煊親王府十三少奶奶!

        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破案之后,那些荷包就沒法許愿了。

        他從屋頂往下跳,她在下面看熱鬧,見他在地上翻滾,笑道,“這么點高度,摔不死的,我知道京都有一處懸崖陡峭,要不你去試試?”

        他磨牙,“京都我比你熟!”

        哼了一聲,他拍拍屁股走人。

        一連壞了他兩回好事后,他就不許她插手過問他要查的案子了,但是祖父向著她,給她令牌暢通無阻。

        有祖父護著,他實在拿她沒輒。

        想不到好的解決辦法,他就坐在屋頂上喝悶酒,堂弟陪他,給他出了一餿主意,女人懷了身孕,就沒法出門了。

        他也不知道腦抽了,還是被下藥了,居然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懷了身孕就沒法出去拈花惹草招蜂引蝶了。

        那一天,是雙日子,他四仰八叉的把床給霸占了。

        她拉他起來,他死賴著不起,她也拉不動,再說了,這本來就是他的床,他愛睡哪里睡哪里。

        她也不甘示弱,把里面床給霸占了,用腳踹他下床。

        然后,兩人就在床上打起來了。

        打著打著,就變了味,親起來了。

        然后……

        他一直覺得那天是被人下了藥,不然他怎么可能覺得女土匪長的還是挺不錯的?

        第二天一早,他在反思自己的反常行為,結果她一句就當是被狗咬了,差點沒將他氣吐血。

        “你不必這么說你自己,”他順著她的話說,然后伸了胳膊道,“讓你再咬一口?!?br />
        她瞪著他,牙齒磨得嘎吱響。

        那樣子,美極了。

        他道,“你不咬,那我咬了!”

        然后……

        整個王府都知道他圓房了!

        而且是屬狗的!

        楚昂陷入回憶,沈玥問他母老虎的事,他堅決搖頭。

        不說。

        太丟人了。

        正好小郡主叫他,他怕被祖母追問藏不住話,就趕緊跑了。

        沈玥笑道,“母老虎,那會是個什么樣的姑娘?”

        “總會知道的,”楚慕元笑道。

        的確,可那會是幾十年后呢,她等不及想知道啊,她笑道,“雖然他眉間挺喜歡那姑娘的,但既然稱呼她母老虎,可見不是主動求娶的,應該是被逼的……?!?br />
        能逼他的,會逼他的,只有楚慕元一人。

        “是你逼的嗎?”沈玥笑道。

        “在娶妻一事上,我應該不會逼他,”楚慕元不相信他會做這樣霸道的事。

        他相信楚昂的眼光。

        “就算真是我逼的,十有八九也是見他和那姑娘真心相待,怕他年少氣盛,錯失良緣,才逼他把那姑娘娶進門再說,”楚慕元道。

        除了這個原因,他想不到別的了。

        如果楚昂知道他是被自己坑的,大概撞墻的心都有了。

        楚昂抱著小郡主,問道,“怎么沒看見父王和母妃?”

        小郡主噘嘴道,“父王偷偷把母妃帶出去游玩去了,都不帶我去,我以后再也不要理父王了!”

        “還理母妃?”楚昂笑道。

        小郡主抱著他脖子道,“母妃要帶我去,父王說我年紀小,不讓我跟著!父王壞!”

        “是夠壞的,怎么能這樣,”楚昂同情小郡主道。

        說好的萬千寵愛于一身,居然雙宿雙飛不帶小郡主,有點過分了啊。

        沈玥笑道,“娉婷要把行兒帶上,行兒要和我一起,爭了兩天,王爺沒了耐心,這不,把王妃點暈了帶出府了?!?br />
        難怪了。

        小郡主噘嘴,“父王也應該把我點暈了帶去??!”

        楚昂見她快哭了,王爺王妃走了半個月了,她這些天都住在臨墨軒的,也正因為有沈玥在,所以王爺根本不擔心小郡主出事。

        楚昂笑道,“走,我帶你逛街去?!?br />
        一手一個,牽著小郡主和楚行逛街去了。

        沈玥扶額,總擔心他會把兩孩子給帶歪。

        楚慕元擁著他,看著他們走遠道,“不知道父王母妃什么時候回來?!?br />
        沈玥哀怨的看了他一眼,她一直想出去玩,只是行兒年紀小,再加上小郡主之前病了,東一耽擱,西一耽擱,就過了兩年了。

        等萬事俱備時,她又懷身孕了,想走都走不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王爺王妃出去玩了。

        “等孩子生了,我一定帶你去?!?br />
        “萬一那時候父王沒回來呢?”沈玥不信道。

        王爺把王府交給他走的放心,他卻不能一走了之。

        楚慕元看著楚昂,笑道,“王府交給他,我也放心?!?br />
        沈玥,“……?!?br />
        這樣坑楚昂真的好嗎?

        無妨。

        將來他也可以坑兒子孫兒,代代相傳。

        “……?!?br />
        ^_^



    txt下載地址://www.uvdbgl.com.cn/down/50889/
    手機閱讀://m.77dushu.com/novel/50889/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