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尔克04vs莱红牛历史战绩: 426 最后一戰

    沙尔克04足球俱乐部 www.uvdbgl.com.cn 作者:夏小白 |字數:6440

    人氣小說: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沈浪蘇若雪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都市奇緣怪醫圣手葉皓軒

        看到夏公子的信息,葉薇妮蹙了蹙眉頭。*無廣告的~頂點*~網收藏~頂*點*書城

        和阡陌等人聽到這個消息時所產生的擔憂感不同,葉薇妮對光明團的堡壘根本不放在心上,在她的眼里,十大不可能任務,林卡艾兒的任務才是第一位的。

        只要能夠挽救葉楓的生命,至于《光明》會變成什么樣子,一切都無所謂。

        葉薇妮干脆屏蔽了夏公子的信息,然后打開物品欄,選擇了在線郵寄的模式把古文書向葉楓傳送了過去。

        叮!

        “您的物品希望的古文書已經傳送,將在三十秒后抵達?!?br />
        一條系統提示傳過來,葉薇妮舒了一口氣,仿佛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任務。妮的不理不睬氣得七竅生煙。

        如果是其他的女人,肯定無法讓夏公子如此失態,但偏偏讓自己生氣的是自己一直垂涎的葉薇妮,夏公子咬了咬牙齒,終于下達了砸城的命令。

        幾百個黑羽團的成員頓時先行向著光明團堡壘進了過去,上千人攻城的場景還算比較壯觀,關鍵是這上千人都是擁有強悍實力的玩家,而光明團的堡壘不過是剛建成的堡壘而已,即便每個人都對著城墻丟上一個高級卷軸,恐怕小小的一個堡壘也支撐不起。

        好在《光明》的卷軸并不是大白菜,高級卷軸更是稀少,就算是富裕的夏公子,也不可能拿卷軸雨砸人玩,因此黑羽團的玩家也只能照常的使用技能。

        在城門口幾下就把葉楓招募的系統守衛秒殺,黑羽團的士氣簡直空前的大漲。上千的黑羽團玩家頓時把小小的光明團堡壘圍了個水泄不通,但這個時候卻讓他們郁悶起來。

        光溜溜地城墻。竟然找不到下手地地方………

        《光明》城市地設計并不象普通地給予城墻、城門一個hp地數值來讓敵人圍毆。而是看起來仿佛完全真實地城池一樣。加上今天又是《光明》玩家有史以來地第一次攻城。因此怎么看黑羽團地這幫玩家也感到無從下手。

        一幫人怔怔地在城墻下停住了腳步。而冰火也從夏公子身邊走了過去??醋鷗吒叩爻喬攪算?。

        “火哥。這個破城墻怎么搞???弟兄們沒有工具。難道拿斧頭去砍?”一個戰斧斗士那著自己地斧頭比了比。然后愣愣地對著冰火問了起來。

        “靠!”冰火也被噎了一下。拿斧頭砍?那就是拿阡陌地那把神器估計也砍不出什么結果來。

        冰火向著城墻上面看了一眼。卻忽然現一個身影似乎在城墻上方。

        冰火微微一怔,忽然一瞬間一道攻擊竟迅的從城墻上劈了下來。

        冰火地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身影身上,絲毫沒有注意到這一下攻擊,一不留神間被劈了個正著。

        “城里有人!”這一下一個黑羽團的玩家頓時大喊起來,媽的,自己這邊上千人過來攻打,竟然還有人選擇躲在堡壘里面頑抗。光明團的人真夠有種的。

        話音剛落,城墻上面竟然很猥瑣的又丟下來一個技能,這一次所有人都看清楚了,是一個戰斧的威風斧氣。

        戰斧的威風斧氣雖然是遠程的攻擊技能,但因為是戰斧的技能,自然顯得比較霸氣,可是現在卻被人用來搞偷襲,可見使用地那人人品挺猥瑣的,而這么猥瑣的人,光明團里自然只有烏龜源了。

        “媽地!這個B想死了!”一個黑羽團的盜賊被第二下攻擊打了個正著。腦袋上頓時腫起一大片,惱羞成怒的這廝又不會遠程魔法不能反擊,只能憤怒的在城下面罵著。

        不過就在這廝憤怒的功夫。城墻上面阿源的這一下攻擊反而倒是提醒了黑羽團的玩家們,不知道是誰先反應過來,一瞬間就扯開嗓子吼了起來。

        “靠地,給我轟!打死那個

        “敢偷襲,給我秒了他!”

        “讓開,我打不到那個孫子!”

        一時間一大群玩家都爭搶著去轟那個人影,靠人多欺負人少本來就是人類地本性。而這一習性在黑羽團更是得到很好的揚。只不過城墻下面落腳地地方有限,大多數人自然挨不到邊??苫故怯脅簧偃說募寄苤倍宰懦喬繳廈嬖伊斯?。

        嘩!嘩!嘩!

        成團地一大片魔法如果真的擊中阿源,估計這廝就算真的有龜殼也要掛了。

        轟!

        城下面的黑羽團玩家又是一大團魔法丟了上來。阿源很猥瑣的一縮,魔法頓時落空,但城墻在魔法的轟擊下卻竟然產生了可見的裂痕!

        這一下頓時讓黑羽團的玩家看到了希望。

        “,原來攻城是這個樣子的!”一個黑羽團騎士欣喜的瞪大了眼睛,竟然可以直接把城墻轟爛,虧自己剛才還傻乎乎的不知道怎么打!

        “弟兄們,使勁轟,把城墻打壞了沖進去砸!”一個胖子法師很猥瑣的的丟出一個小火球,然后大聲的向同伴吼起來,這廝并不是不會地獄雷爆之類的**術,之所以丟小火球,純粹是因為他想偷懶罷了。

        不過胖子的話仍然提醒了其他的黑羽團玩家,頓時一大片魔法又集中起來,但這一次的目標卻變成了城墻!

        很快,城墻在集中攻擊下顯現出了一點缺口,缺口雖小,但黑羽團的人數眾多,只要再持續攻擊一段時間,打出一個大的缺口是遲早的事。

        甚至可以說,黑羽團如果在一上線就開始攻擊,那么這個時候恐怕城墻已經破掉了。

        “一、二、三,轟!”轟城墻的效果讓黑羽團士氣大震,甚至有的玩家開始喊起了口號。

        嘩!

        又是一團魔法對著城墻上轟了過去,如果照這個狀況下去。再有幾分鐘的功夫,光明團的堡壘就要完蛋了。

        嘩!

        但下一秒,在城墻上竟然也反方向降落下來同樣一大片魔法,讓下面的黑羽團玩家都愣了愣。

        城上面還有其他人?冰火看到城墻上的魔法,頓時一個不好地預感浮上心頭。

        唰!

        兩團魔法在半空中撞擊了一下。結果互相穿過了對方。中城下的黑羽團成員,而黑羽團的技能則打到了城墻上,只是給城墻又增添了一道裂痕罷了。

        “媽地,城上面還有其他人?”一個法師被這一撥魔法打得吐出一口鮮血,一邊不甘心的直瞪著城頂上。

        在城頂上,竟然一瞬間又出現了幾個人影,而這幾個人影還是法師,而他們,都是阿源叫過來幫忙的朋友。

        “找死!”在不遠處。夏公子看到這個情景憤怒的揮了一下劍,就這幾個人,竟然也敢老虎頭上瘙癢?

        “公子,看來光明團的人是全部在這里了,呵呵!”一旁的劉偉眨了眨眼睛,雖然剛才黑羽團被偷襲殺傷了一下,但光明團就這么幾個人,只不過是螳臂當車罷了。

        “哼,讓他們死個痛快!”夏公子冷哼一聲又繼續沉靜下來,耐心的看著手下繼續攻城。

        “給我把城墻和城門都轟碎!近戰的讓開缺口。讓法師轟!”冰火在前方指揮著,他也現城里只不過有幾個人而已,雖然借著城墻的優勢打起來很占便宜。但當自己這邊地人數壓倒性的多的時候,一點地形根本不在話下了。

        一聲令下,頓時蜂擁著的玩家陣型一陣轉變,很快一百多名黑羽團里比較拔尖的精英組法師擠到了城墻附近,開始對著城墻釋放起得意技來。

        一團團火雨、火球、流星、冰箭,甚至有的法師還使用著雷爆,大團大團的魔法仿佛不需要消耗mp似的直拋過來。

        嘩!嘩!嘩!

        一陣陣魔法迅的打到城墻上。把很看起來比較薄弱的地方頓時打出了不少地的缺口。

        “加把勁!”冰火又吼了一聲。

        而這時。烏龜源幾個人在城墻上也只好繼續無助的丟魔法,不過相比人數眾多地黑羽團。這么點魔法幾乎根本殺不了人。

        “風野!快點把人都傳來,黑羽團的這幫孫子力了!再不來頂不住了!”阿源咬了咬牙。直接通過白金通道向葉楓吼起來。

        “等?!?br />
        而葉楓卻只是簡單的對著烏龜源丟了一等字,差點把阿源氣得吐血。

        老大,這可是你的城,你竟然都不急,我急成這樣,md,我阿源真是個太監!阿源搖了搖頭,隨手從行囊里取出一個恢復卷軸向自己叫來的幾個朋友丟了過去。

        一串恢復數字在幾個法師頭頂冒出來,阿源稍微舒出一口氣,這個恢復卷軸可不是蓋的,依靠地形的優勢,自己這邊幾乎受不到什么傷害,只要不生太大地操作失誤,至少在城破之前幾個哥們是不會死了。

        叮!

        這時忽然一條系統提示傳了過來,讓阿源微微一怔。

        “您地團隊領玩家風野使用了團隊傳送,您將被傳送至團隊堡壘,是否確定?!?br />
        這一下終于讓阿源徹底松了口氣,龍痕團的哥們要是一傳過來,黑羽團地這幫孫子肯定沒戲!

        “否!”阿源得意了,很高調的選擇了一個否,自己本來就在堡壘里,根本不需要傳送。

        唰!

        但就在阿源選擇地一瞬間,忽然身邊一陣光芒環繞,把阿源嚇了一跳。

        叮!叮!叮!

        “您的團隊成員阡陌已經傳送至光明團堡壘!”

        “您的團隊成員小刀已經傳送至光明團堡壘!”

        “您的團隊成員地獄雷光已經傳送至光明團堡壘!”

        “您的團隊成員龍騎已經傳送至光明團堡壘!”

        一瞬間叮叮聲不絕于耳,而系統的提示在面板里簡直如同刷屏似的出現了一大串,近兩百人的傳送可不是鬧地,很快在阿源的周圍出現了數不清的光霧。

        “靠!”阿源第一感簡直興奮的要命,來了這么一幫生力軍。黑羽團還怎么攻得了?

        叮!

        “您的團隊領風野已經傳送至光明團堡壘?!?br />
        最后一聲提示傳了過來,讓在場地所有人都靜了下來。

        “風野,反擊吧?”阡陌看了看城墻下面黑壓壓的一片黑羽團玩家,沉穩的詢問了一句。

        葉楓點了點頭,他正查看著自己的面板。剛才的一瞬間傳送,并不是所有的成員都傳送了過來,有的成員還是拒絕了葉楓的傳送請求,其中自然包括烏龜源,不過還有兩個人也同樣拒絕了葉楓的請求,而那兩個人正是葉薇妮和稻冰冰。

        葉楓皺了下眉頭,把注意力轉回到堡壘中來。

        城下地黑羽團玩家也對城墻上忽然出現了大批的玩家感到震驚,不過龍痕團的人數并不多,只不過一百五十多人。而在玩家的排名上,龍痕團大多是前一千名的成員,黑羽團的成員也大多是前兩千之內的玩家,但數量上黑羽團的人數接近了目前光明團一方的八倍,因此他們并沒有把城墻上的家伙們放在眼里。

        “弟兄們給我砸!他們人少,咱們只要沖進城,就什么都不怕了!”冰火趕忙鼓勵著隊友,給他們打著氣。

        而黑羽團地玩家自然也更加賣力,一個個把魔法仿佛潑水似的直倒出來,頃刻間就把城門打了個大裂縫。

        “殺人!放魔法。弓手射箭,輔助系的在后面加狀態,其他人幫著格擋!”阡陌也毫不示弱。頓了一下查看著局勢,然后立即就下了命令。

        沒錯,光明團這邊地人較少,但卻有地形的優勢,居高臨下的使用技能,很快就將下面的黑羽團成員打的苦不堪言。

        “靠,他們能打到我們。我們打不到他們!”一個黑羽團的法師被一個大火球燒了個面目漆黑。這廝郁悶的一抹臉,然后憤憤不平地叫了起來。

        “沒錯。這樣太虧了!”另一個法師也郁悶地不行。

        “火哥,別打城墻了。直接撞門吧!”一個法師有點頂不住了,于是后退到冰火身邊向他提著議。

        冰火皺了皺眉頭,終于點了點頭。

        這么打的確太虧,如果把火力全部集中到城門地話壓力會小一點。

        “先打城門,離城門遠的都退后,大家輪流頂上去打城門!”冰火一聲令下,原本靠著城墻硬頂地黑羽團成員頓時都退了回來,只是在城門附近形成了一弧形,一撥撥的法師開始輪流上去砸上幾個魔法。

        “靠,這幫孫子真陰!”阿源看到黑羽團的人不再硬頂,頓時不滿的罵了一句。

        “法師過來丟雷爆!”這時葉楓忽然下了一個命令。

        地獄爆雷,法師的最強法術,殺傷力絕對是遠程魔法中幾乎最卓越的。

        但弱點是它的度,在這種狀況下,它的效果似乎還不如一個冰凍配合著其他快的殺傷魔法看起來好。

        可是葉楓卻命令丟雷爆,因此不少法師都持著懷疑的態度,但遲疑了一下,頓時有不少法師向葉楓身邊靠了過來。

        “地獄爆雷!”

        一大片爆雷同時砸了下去,如果不能一次秒殺下面的玩家,那么就會給予黑羽團的這批玩家2秒時間,這段時間已經足夠他們撤換,然后上來一批hp全滿的新人了。

        轟!

        一串數字砸出來,意料之中的,下面的黑羽團玩家并沒有掛掉,頂多不過是掉了一半的血。

        “還是用風切吧?配合冰凍!”一個法師皺了皺眉頭,提出了自己的疑義。

        “繼續丟雷爆?!幣斗閎醇岫ǖ鬧馗戳艘槐?。

        “雷爆打不死人吧?”一個女法師努了努嘴巴,她剛剛也丟了一次雷爆。目前正處于兩秒的硬直中,雖然不能動,但她對剛才地攻擊的效果顯然是不滿的。

        就連烏龜源和酒肉牧師也對葉楓的決定有些詫異,不過一瞬間,一旁的小刀卻明白了葉楓地意思。

        “風野。你要用三倍攻擊?”小刀的眼中一亮,沒錯,一次雷爆的確殺不死人,不過用了三倍攻擊的話,效果就不一樣了,但隨即小刀又皺了皺眉,葉楓的三倍效果只能對一個人使用,而且冷卻時間也很長,如果要造成大范圍秒殺黑羽團玩家的程度??峙亂彩擲?。

        “嗯?!輩還斗閎吹懔說閫?,隨即對著一個裝備看起來最好的法師為中心先釋放起了三倍攻擊。

        唰!唰!唰!

        那個法師看著自己屬性面板里數字瞬間的增加,眼睛頓時瞪得老大,而他身側的幾個法師也因為沾到了一些光,屬性面板里地屬性也在一瞬間爆漲起來。

        “范圍?”小刀驚訝的張了張嘴巴,什么時候風野的這個技能成為范圍魔法了?

        不過黑羽團的人并沒有給小刀留下驚訝的時間,這時城外的黑羽團趁著這兩秒的功夫已經又輪換上來了一批沒有傷過任何h的生力軍,同樣是法師,這撥人的裝備比剛才那撥看起來又好一些,如果不出意外。這一次轟擊恐怕就能夠把城門炸開了。

        “用雷爆!”葉楓淡淡的下了命令,這一次,十幾個光明團地法師同時對著城門下一處密集的人群施展起了地獄爆雷。

        轟!

        一抹極其濃郁的雷光直爆下來。而同時散漫地電光也彌漫起來,仿佛一個吞噬著一切的黑洞!

        又一串數字浮現出來,而同時讓下面的黑羽團玩家震驚的是,這一次的數字竟然是上次的兩倍以上!

        “漂亮!”小刀一屈手臂,從箭囊中取出了一支箭尖是一顆黑色圓球的箭支來。

        “爆雨箭!”一倒箭光閃過,小刀地技能已經一瞬間釋放了出去,而那支箭支也剎那間射落在城門下。

        嘩!

        分秒之間。小刀地爆雨箭已經爆開。而原本黑羽團的法師們生命值幾已經見了底,這一下更是雪上加霜。很多玩家當場倒地,一片慘叫聲讓人聽了頭皮都要麻。

        只這一次攻擊。城門下頓時就多出了十幾具黑羽團玩家地尸體。

        “打的好!”一旁地烏龜源憋不住了,立即歡呼起來。

        “呼?!倍斗閽蚴喬岢雋艘豢諂?,照這個樣子下去,黑羽團要想轟開城們,至少也要耗上上百條性命。

        光明團的巨變讓下面的冰火吃了一驚,想不到城上面的火力竟忽然變得這么強悍。雖然黑羽團的人多,但黃金山谷可不是其他地方,要來一次并不容易,如果人都死光了再趕來的話,一個晚上恐怕也浪費了。

        他遲疑了一下,在想著要不要繼續強攻。

        而此時后方的夏公子也微微怔了怔,他也同樣沒有想到光明團竟然能夠一下殺死這么多法師。

        “該死的,用卷軸!用圣光盾!”夏公子咬了咬牙,圣光盾是s級高級卷軸,可以在一段時間內幫助目標提高相當的防御,不過既然是s級,它的數量也是有限的,黑羽團總共也只有兩個,因此夏公子還是有些肉疼的。

        “圣光盾!”聽到了夏公子命令的冰火心頭一松,既然可以使用圣光盾,那么對光明團的火力就不用這么懼怕了。

        一道光芒自冰火的手中散開,而所有的光芒頓時把全部黑羽團的人都籠罩起來,很顯然,這是一個團隊類型的卷軸,它的效果甚至可以包納數百人!

        “是圣光盾?”城上的阿源見多識廣,只一眼就認出了冰火用地是什么東西,不過猶豫了一下,阿源也吃不太準。

        “是圣光盾?!幣慌緣男〉度啡狹稅⒃吹牟虜?。身為鑒定大師,小刀自然比阿源更了解《光明》的卷軸。

        加成了圣光盾的黑羽團法師再一次沖向了城門,而這一次,光明團地地獄雷爆再次猛砸了下去。

        轟!

        這一次的雷爆沒有秒殺這些法師,而在之后的兩秒硬直時間里。這幫玩家趁機撤了出去,至于堡壘的城門,也在這一次轟擊下裂得更開了。

        “這樣不行?!背聊艘換岬內淠磅玖縮久?,這樣下去,城破只是時間的問題。

        “我帶幾個人去堵門吧?風野?”小刀皺了皺眉頭,扭過頭詢問著葉楓。

        “還是我去吧,小刀你留在城墻上還能攻擊,我是盜賊,去堵門比你有優勢?!閉饈幣恢泵揮興禱暗牡賾墜夂鋈徊辶艘瘓?。而他說的也的確正確,小刀是唯一擁有暴雨箭地弓手,如果他下了城墻,對黑羽團的人威脅就更小了。

        “風野?”靜了靜,葉楓并沒有什么反應,讓小刀有些疑惑的揚了揚眉毛。

        不僅沒有反應,而且一瞬間葉楓的身體竟然被一層黑霧所包裹起來!

        “風野?”周圍的所有人都微微一呆,下一秒,只見黑色的霧氣逐漸稀薄下來,隨著霧氣的消散。而葉楓竟然也忽然消失掉了。

        叮!

        一聲輕響,葉楓的系統面板里出現了一條系統提示。

        “您已經被傳送至黑暗神殿,目前您處于任務黑夜女神的請求之中?!?br />
        葉楓張開雙眼。眼前再次出現了熟悉的景象。

        寬廣地黑色神殿,大廳的后方,林卡艾兒寂寞而空虛的坐在座椅上。只不過,這一次她地身側還站著另一個女人。

        葉薇妮。

        “想不到你這么快就集齊了古文書?!繃摯ò撓锏魎坪醮乓恍┘ざ托朔艿那樾?,很難讓人把這種情緒和冷漠而無情的她聯系到一起。

        “我正在攻城?!幣斗忝揮欣砘崍摯ò氖愀星?,而是冷冰冰的說了一句。

        “很快就送你回去,不過在這之前先把古文書都給我?!繃摯ò砸斗愕幕巴扇×瞬煥砘?。揚起一只纖細地手臂。一瞬間從葉楓地長袍里竟仿佛飛出幾只飛鳥似的,七本古文書仿佛有了生命一樣地被吸引出來?;郝南蜃帕摯ò胤較蚍扇?。

        七本同樣黑色的古文書,只是其中的文字不同。但剛一飛到林卡艾兒的身邊,就緊蜜的吸引到了一起,融和,凈化,逐漸的,集合成了一卷細致的卷軸!

        “果然是這樣!”林卡艾兒這次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興奮,雙手甚至有些顫抖的展開了那卷卷軸,而美麗的雙瞳也貪婪的查看著上面所記載著的文字。

        “是怎么樣?”這是葉薇妮最關心的事情,在她的眼里,林卡艾兒就是能夠挽救葉楓生命的希望,而林卡艾兒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都會讓她隨之緊張不已。

        林卡艾兒的神情從激動變為平靜,而慢慢的,又轉變成為嚴肅,再下一秒,她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蹙著眉頭的女神,仿佛失去了那種冷漠的光環,但看在葉薇妮的眼中,卻讓她緊張萬分,而再接下來,林卡艾兒的雙眸中竟然多了一抹失望和憂傷!

        “怎么樣?”葉薇妮有些心疼的詢問?!昂??!被卮鷚掇蹦蕕娜詞橇摯ò囊凰坷湫?,這一絲冷笑并不如普通的冷笑那樣讓人感到厭惡和恐懼,但卻傳播著難以反抗的絕望感。

        “任務出了問題?”葉楓嘆了一口氣,林卡艾兒的神情絕不是成功的神情。

        在葉薇妮那里,這絲冷笑代表著絕望,而在葉楓這里,卻仿佛不過是簡單的一次失敗而已。

        當一個人把自己的生命也看得很輕的時候,那么一切都無比輕松了。

        葉楓呼出一口氣,是的,雖然《光明》傳送了兩個飾給自己和葉薇妮。但或許也僅此而已了,什么時候能夠奢望虛擬世界中地一抹數據來拯救現實呢?

        那不過是空想。

        “呼?!焙鋈灰斗悴艘恢治薇惹崴傻母芯?,死又如何?

        “不行嗎?”葉薇妮仍舊抱有一絲幻想,憂傷而有些急切的繼續問著林卡艾兒。

        黑夜女神搖了搖頭,而她的面上竟然也帶著一抹自嘲的神情。

        “我一直以為自己是真地女神。原來也同樣不過是一抹數據?!閉餼浠按鈾籃玫拇郊渫魯?,淡淡的香氣卻攜帶著無比的失落。

        而同時,她的整個人也仿佛虛脫了一般似的,任何人,在現自己不過如此弱小的時候,那種打擊都將是無比巨大的。

        “對不起,我救不了你們了?!繃摯ò鋈謊鍥鶚?,而一瞬間,她手中的那卷卷軸也仿佛被燃燒了一樣。迅地化成灰燼。

        葉楓再次呼出一口氣,同時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也許早就應該知道是這個樣子。

        “不,不可能!”但葉薇妮卻完全不能接受這個現實。

        “沒有什么不可能,我不是神,我只是一串數據,就算所有的道具都能實體化,惟獨我不行?!繃摯ò只指戳四侵擲淠奶?,一旦認知到自己的實質,她的神情也冷酷起來。

        “可是我們完成了你的任務!”葉薇妮仍舊不放棄。面帶凄色的喃喃的說道。

        這次回答她的是林卡艾兒地沉默。過了好一會,林卡艾兒才輕嘆一口氣:“給你們一些游戲里的獎勵吧,也就是任務本身附帶的獎勵?!?br />
        “呵?!閉庖淮位懷閃艘掇蹦菸弈蔚匭?。笑容帶著幾分苦澀,幾分自嘲,而她的心里也同樣抑郁,兩行清亮的淚珠簌簌的落下,仿佛兩串夜色中潔白的珍珠。

        葉楓輕嘆了一口氣,他忽然走了過去,用手指為葉薇妮拭去面頰上的清淚。

        這還是第一次。葉楓主動的對葉楓如此親昵。但此時地葉薇妮卻完全無心去感受這種溫柔。

        “任務本身附帶地是什么獎勵?”終于還是葉楓向林卡艾兒提出了任務請求。

        “龍蛋?!繃摯ò納斐鲆恢凰厥?,粉嫩地掌心里托出一只雪白的龍蛋:“如果你有成長藥水地話。很快就可以孵化了?!?br />
        葉楓輕拍了拍葉薇妮的后背,伸手接過了林卡艾兒送過來的龍蛋。

        一場努力。最終換取的只是游戲中的一只蛋,不過搖了搖頭,葉楓無奈的呼出一口氣,成長藥水,或許全服務器只有自己有吧,現在得到了這只龍蛋,的確是一個悲哀的巧合。

        叮!

        “您使用了成長藥水,是否現在就進行孵化?”一條系統提示傳過,葉楓選擇了確認。

        “你有成長藥水?”林卡艾兒的眉頭揚了揚:“到底是林輕的兒子,《光明》在全世界有這么多玩家,恐怕你是最好的一個了?!?br />
        “林輕?”林卡艾兒的話讓葉楓微微一怔,自己還記起上一次林卡艾兒再自己面前提起這個名字的時候,那一次林卡艾兒仿佛有很多話要講。

        “林輕是誰?”葉楓追問。

        “是我喜歡的人?!繃摯ò揮型仆?,而是直接說了出來。

        “哦?!繃摯ò鬧卑茲靡斗闃皇塹壞撓α艘簧?,這個人是自己的父親?忽然,一絲痛楚從頭部傳了過來,一種類似以往只要一思考就會感到痛楚的情形再次展現出來。

        “怎么了?”葉薇妮覺察到葉楓的異樣,急忙關切的詢問。

        “頭疼?!幣斗閎嗔巳嘍鍆?,無奈的搖搖頭,這并不是普通的頭疼,如果放在普通人身上,或許只需要休息片刻即可,但生在自己身上,沒有一個人比葉楓更了解這種頭疼所代表的含義死去!

        這種含義也同樣為葉薇妮所了解。

        哀怨的蹙著輕眉,葉薇妮同樣無奈的嘆了口氣,一種無比心碎的悸動讓她痛苦萬分?;褂惺裁幢茸約核娜嗽謐約好媲襖肴ザ治弈芪Ω萌吮說嗇??

        《光明》的時間已經流逝到午夜。

        黃金山谷的戰斗也已經空前白熱化到了極限。

        經過數次沖擊,堡壘的城門已經被撞開了一個大洞,只需要再一次魔法,恐怕光明團就會面臨城破的命運。

        而城中地玩家如果最終全部死掉的話,一旦掉落一些比較貴重的裝備??峙戮突崠匆淮臥系拇笊?!

        那時候,兩方的實力就會更加懸殊。

        沒有人比阿源此時更著急的了,和阡陌等人不同,阿源可是靠《光明》混飯吃的,要是自己在《光明》里混不下去,那人生有多悲慘?

        “老酒,你不是說有什么大招的嗎?快用??!”阿源急忙催促酒肉牧師。

        “別急,等城門壞掉再用!”酒肉牧師也很焦急,不過他急的不是怕城門壞掉。而是等不及壞掉地那一刻了。

        “靠!”烏龜源被氣得直翻白眼,不過卻拿酒肉牧師絲毫沒有辦法。

        “怎么樣了?”阡陌在城門下面向上面問了一句。

        “他說他有大招!”阿源指了指酒肉牧師。

        “我是說風野怎么樣了?!壁淠氨晃詮暝磁目扌Σ壞?。

        “風野還在任務狀態中,真是奇怪,?!斃〉妒宰鷗斗闥土艘桓魴畔?,但系統很快提示對方在任務狀態中,信息無法傳送。

        “看來這個任務很重要,很可能獎勵很瘋狂,說不定對我們守城也有幫助?!本迫餑潦Ρ冉俠渚?,皺了皺眉頭推測著。

        “哎,希望如此吧!”阿源嘆了口氣。

        轟!

        一瞬間。黑羽團的又一次攻擊抵達了,一大團魔法準確的打在城門上,頓時把城門徹底粉碎。

        “你的大招呢?!”阿源立即向著酒肉牧師吼了起來。

        “來了!”酒肉牧師也不含糊。立即一揚手,一個卷軸飛了出去。

        “高級刺甲之卷!”

        這個卷軸一丟出去,一旁的小刀頓時目光一亮。

        高級刺甲卷軸,這可是防御的級利器啊,效果雖然不如神之守護那么變態,但對現在的情況卻是最適用的!

        酒肉牧師的這個卷軸一丟下去,頓時在原本城門地位置出現了一道冰墻。而這道冰墻竟仿佛長滿了荊棘一樣。把黑羽團的玩家們看的也是一愣。

        “媽地,繼續炸??此褂卸嗌倬碇?!”一個前排的黑羽團法師很是“機靈”,立即吼著號召起來。

        “對。轟死丫的!”另一個法師也不知死活的直吼。

        很快,在這兩位仁兄的號召下,一幫黑羽團法師都來了精神,對著那道冰墻就是一撥魔法。

        轟!

        一蓬魔法直砸過去,很快把冰墻砸出了一道裂痕。

        不過,一剎那黑羽團的法師們卻都是一陣叫苦。

        “媽的,這個冰墻怎么還帶反彈地?老子怎么受傷了!”先前叫地最兇的那個法師叫地最苦,而他剛才也是最賣力的,沒想到攻擊反彈過來一部分,竟然把自己給搞傷了。

        “媽地,這個冰墻有古怪!”其他的玩家也紛紛叫了起來?!氨鸞?,給我繼續轟!”只有冰火還算冷靜,急忙彈壓著混亂的手下們。

        冰火的彈壓還算有效果,讓本來已經亂起來的對型再次整齊起來。

        轟!

        又是一蓬攻擊,雖然這一次又反彈了不少法師,不過冰墻的裂痕又多了一些。

        “這樣不行,早晚還是要破?!本迫餑潦χ辶酥迕紀?,雖然自己的卷軸效果不錯,但黑羽團的人實在太多,當質量遇到數量的時候,總是要產生悲劇的。

        “風野怎么還不來!”阿源郁悶的直揮斧頭,自己偏偏是個戰斧斗士,想要幫忙都幫不上。

        “快看!”忽然一個女法師指了指天空。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只見一個明顯的黑點正以極快地度移動過來。

        “是龍!”一個眼尖的玩家先看出了那個移動過來物體輪廓,而緊接著,更多的玩家看清了那個黑點的本體。

        “骨龍!”看清了那個物體的真身,很多玩家都驚叫了起來。

        “風野!”終于。骨龍移動到了玩家地有效視野之中,幾乎所有的玩家都認出了在骨龍的背上所騎乘著的玩家。

        只不過,在一側的黑羽團方向,夏公子的臉色卻青紫的厲害。

        骨龍的背上還有另一個人葉薇妮。

        骨龍緩緩靠近了戰場,慢慢的,葉薇妮對著葉楓丟出了一個魔法。

        “血之庇佑!”

        魔劍士地血魔法,當施展都葉楓身上的時候所意味著的,只有一個結果禁咒!

        “冰風暴!”

        葉楓輕揚法杖,一團咆哮的冰血自天而降。

        嘩!

        一串數字頓時在下方眾多的黑羽團玩家頭頂顯示出來。而自下而上,黑羽團的玩家甚至連葉楓的毫毛也摸不到,這,簡直就是一邊倒的屠殺!

        “我們輸不了了?!壁淠俺こ鲆豢諂?,放松的放低了手中的巨斧。

        “贏了?!斃〉陡映溝?,微笑著干脆把弓箭也收了起來。

        更多地光明團玩家也紛紛松弛下來,當一個玩家可以騎著龍在天空中施展禁咒攻擊的時候,又有誰能夠戰勝他?

        “靠!給我快點砸城!”夏公子還不放棄,風野再厲害,但頂多大家打不到他??墑潛だ菥馱諮矍?,夏公子固執的認為只要平了光明團地堡壘也仍然不算吃虧。

        不過等待他的卻是黑羽團成員的混亂。

        禁咒!而且是天上下禁咒,還怎么打?

        眾多的成員奪路而逃。

        轟!終于。葉楓的又一次禁咒落到了夏公子的頭上。

        叮!

        一聲慘叫后,夏公子的尸體躺在地上,而同時,一柄黑色地長劍爆了出來。

        “惡魔之劍!”

        在城墻上地光明團玩家頓時叫了起來,黑羽團正是靠著這柄長劍才占了優勢,而如今,夏公子所恃的神器也掉了出來。

        “真地贏了?!閉庖淮烏淠耙餐耆沙諳呂?。幾分鐘前的劣勢竟一瞬間就完全轉換?;蛐硎蘭溆瀉芏嗍慮槎急日飧邢肪縲園?。

        只有烏龜源仍然默默地不吭聲,這廝正專注的拍攝著demo。在他的眼里,葉楓這些拉風的舉動簡直就等于數不清的金幣。

        《光明》中最難忘的一夜。

        這場戰斗的demo被很多玩家收藏。而之后在每一次玩家們提起《光明》攻城戰的時候,這場戰斗幾乎都要被人提起一次。

        而葉楓騎乘著骨龍從天而降的情景,更是成為了所有希望自己強大的玩家所憧憬的場面。

        不過葉楓已經不玩了,當一個玩家看透游戲的時候,當一個玩家可以將自己從游戲中剝離的時候,他才是真的強大。

        游戲是空的,一切不過是數據,而如果一個人的大腦被數據所麻痹,同時又能為在數據中搜集到了某件裝備而興奮的時候,這個玩家已經沉迷了。

        天香市迎來了一場小雪,紛飛的雪花擦過還帶有一絲溫潤的空氣,絲毫讓人感覺不到涼意。

        葉楓怎么了,或許沒有人知道,不過據說有人在市里最有名的私人醫院唐氏診所里見過一個臉呆呆的家伙,這個家伙似乎很普通,但不普通的是他似乎和唐醫生很熟,而且,這個男人身邊還跟著一大一小兩個美女。普通男人有一個美女作陪就已經很讓人羨慕了,而讓人嫉妒的是,這個臉呆呆的男人身邊的兩個美女相處的偏偏還十分融洽當時就有很多人眼饞著兩位美女的同時在心里叫著人間悲劇。

        人間悲劇啊。



    txt下載地址://www.uvdbgl.com.cn/down/60372/
    手機閱讀://m.77dushu.com/novel/60372/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