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尔克04球衣: 22第二十二章(1)

    沙尔克04足球俱乐部 www.uvdbgl.com.cn 作者:阿禹 |字数:2673

    人气小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缘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中国,辽宁,沈阳市,一家街边的小火锅店的包间儿内,火锅蒸腾着热烈的白气,翻滚的汤水中不知翻腾着一些什么东西,火锅周围摆放着几盘肉类和青菜,桌上开了几瓶白酒,还有数听可乐,共工、陆压、华澄每人握了瓶白酒随意的喝着,而蒽菲因为讨厌白酒的味道,好津津有味的享用着在她看来颇为神奇的可乐。

        这几个人都是食不知味的家伙,尤其是华澄和蒽菲,这两人自生下来就没吃过所谓的“饭菜”,即使是吸纳消化什么东西,也都是一些聚合有特殊空间点结构的果品。陆压也好久没有接触过凡间的饮食,倒是共工,借着权利之便,每隔三五十年就跑到人间狂吃海喝一顿,众人在共工的指导下,每人变出一套“中山装”套在身上,承受着周围有些怪异的眼神,走进这家火锅店。

        这也不能怪共工,他上一次下来的时候,是在所谓的民国初年,当然只记得当时的服装样式,不过共工已然习惯了,他每次下界,都会显得有些不合时宜,穿着几十年前流行的服饰。

        好在,这个火锅共工还是蛮在行的,指指画画的点了东西,众人才稳坐下来,一个新的难题又摆上桌面——华澄和蒽菲根本不懂得吃饭的含义……

        共工也不多讲,直接叫他们完全按照这世界人类的身体结构,凝聚出一具躯体,将本体隐了,意识附着在新的躯体上,然后就吃吧,至于好吃不好吃,就是个人品味的问题了。

        果然,蒽菲将半瓶酒倒进喉咙后,立即喷了出来,辣的眼泪直流,即使是强大的灵魂,也被新躯体传来的感受刺激的够戗,这狼狈样子正被进房上菜的老板娘看到,这老板娘憋着笑容,直埋怨三个大老爷们儿,“多漂亮的一个孩子,怎么给喝酒呢!哎呦呦,别哭啊,哎!这小姑娘真是太好看了!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别哭,阿姨请你喝可乐!”

        连哄带劝的把黑乎乎的可乐塞进蒽菲的手里,不光蒽菲,三个男人也对那黑乎乎的液体流露出不敢领教的神色,可蒽菲就有这么个脾气,别人不敢喝的东西,她偏要尝试,结果一尝之下,立即奉为珍品!

        火锅店的老板娘煞是奇怪,这几个怪人哪里来的?眼睁睁的看着个小姑娘往喉咙里灌半瓶二锅头,那小姑娘长得那么水灵,皮肤就像婴儿似的,一看就是公主小姐一样的人物,居然连可乐是什么都不知道,这四个人还穿着那样的衣服……该不会是从哪个坟堆里爬出来的僵尸吧?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喜欢去隔壁租书店借几本盗版书看的老板娘有着丰富的想象力,战战兢兢的退出门外。

        酒过三巡,**的神经忠实的传递着酒精的刺激,晕晕糊糊的感觉同样在几人远比普通人强大的灵魂中渐渐清晰,除了蒽菲笑吟吟的静静听着,三个几千乃至几万岁的“老僵尸”变得无话不谈。

        起初自然是忆苦思甜,陆压的老底被共工揭的干干净净,而后陆压又把这些年自己的经历、感悟一五一十的详细招供,最后华澄把自己当年天才五人组一代目的往事吹的是口沫横飞!

        酒,真是个有意思的东西,神仙也得投降。

        “陆……陆压!我……问你!你,嗝,你真的不管地球了,玄河的卫队可……可要到了,老水我,我可顶……不??!你呀,还是带人类走,得了……”共工灌的最多、最肆无忌惮,说话舌头有些打结儿了。

        陆压这人头一次用凡人的身体喝酒,他和共工不一样,酒精上头后,他就变的异常的沉默,嘴都懒得张,意识中回绕着千言万语,可就是懒得张嘴,他个性中的“懒”字,被酒精催发的淋漓尽致,“不行,会死光的?!?br />
        “怎,怎么会!”共工有些生气,“乒”的一拍桌子,幸亏是凡人**,桌面上的盘子酒瓶只是跳动了一下,“你,你那么……有本事,怎么会……会死???我告诉你,当,当年,禹……可是把人类托给你了,你呢?转手,全扔给我老水了!你说!??!你说!你这是……人,人干的事儿吗?!”

        陆压眼神迷离,盯着地面,脸上毫无表情,一派沉静,“禹无权托付人类,会像珀尔人一样,会死光的?!?br />
        “我操!”共工眉毛一竖,伸出一脚,“蓬”踹在陆压胸口上,把他给踹翻在地,“我们现在都……都是人体,我可不怕,怕你!禹,他是无权决,决定人类的事,可他托付的不、不是人类,是他自己的愿……愿望!你不明白?!你觉着把仙人隔离了,就、就没事啦?作你的春、春秋大梦吧!”

        看到共工踹翻陆压,蒽菲眉毛一竖,教要跳起来,华澄一把拉住,蒽菲瞪视了共工半晌,又看看陆压,无奈的坐回座位。

        陆压平躺在地上,看他的表情,舒服极了,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躺在地上,胸口喉咙一线舒展开,陆压的话也多起来:“老水,你不明白,现在的我,觉着什么都没劲!人类我是可以拉走,是可以,我也可以为他们拼命,可是,怎么样呢?他们不还是那个样子?他们自己没有能力,越靠近强大的存在,就越危险!说不定那天我一抽风,能量余波就把他们给灭了,老水啊,除非我像个乌龟一样,躲到偏僻的地方,或许能安稳几万年,可是没有用啊,都是注定的事情??!这个道理,我几千年前,和那个叫姜尚的家伙讲过,我砍着他的头讲的,只有自己强大,才能维护自己的安全,靠谁都没用!”

        “扯……扯淡!你说的那个什么……呃……珀尔人,你不是?;に橇??是,他们完了,可是,你再小、小心一些,不就行、行了?”

        陆压躺在地上晃着脑袋,“没用的,如果没有我,珀尔人面对虹吸涡虫,或许还能有一部分逃去宇宙他处,会有一部分人幸存的,可是,就是因为多了一个我!他们被选进1041星域,最后全死了,哦,不对,还有一个……变了。老水啊,我说的可是真的,弱小的文明跟随在强大的存在后面,不是好事??!那是最危险的,地球……这里是叫地球吧?地球人是我故乡人,我把他们当自己的,所以我不能那么作,而珀尔人呢?是朋友,朋友的要求,我不好拒绝,却不会去为他们考虑的那么细致……”

        “你呀……唉……就是懒!你总说要人类自己强大,你倒什么都、都不作,他们怎么强大?玄河人就要打过来了,他们没、没有时间了!”

        “时间?时间……,如果不让他们面对真实的世界,他们永远都没有时间!这四千年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别说什么四级、三级文明,他们连五级文明都没达到??!你问问华澄,他们心虹派当初什么样儿,进了1041星域后什么样?老水,你放心吧,我会作出一些安排的,不会让我那分身送死的……”

        这时,紧靠包间儿外的一张餐桌,一个青年刚刚吃完,付帐出店,嘴向包间儿方向一撇,轻轻鄙视道:“一群玄幻看多了的傻B!”

        “你……起来!”共工晃晃悠悠离开椅子,一把将陆压从地上提起,掼在另一张椅子上,“好,算你说的有理,这事儿我不和你犟了,我再问你,你拿了玉碟,要、要去哪儿?”

        坐上座位,陆压耷拉着头,胸和气管又窝住了,话又懒得说了,“开启它,确定玄河卫队的位置,评估,消灭或者放行!”

        “然、然后呢?”

        “去玄河星域,接替弦空的任务?!?br />
        黄昏时分,已然换回本体,变得神采奕奕的四人从火锅店里出来,后面追着惶急的老板娘,“站??!你们四个怎么回事?!拿这假古董骗老娘?!再不给钱,叫警察了??!哎??!快看啊,大伙给评评理啊,这几个吃饭不给钱!”

        头里走的几人都是一头黑线,共工更是觉得没有面子,小声嘀咕道:“奶奶的,什么时候又改朝换代了?现大洋不好使了?唉……真是麻烦!”这顿说好共工请客,只好转身回去,不知从哪里掏出几块碎金子银子,塞在老板娘手里,“这个行了吧?”

        老板娘看也不看,一把摔在地上,“哪儿冒出来的几个土包子!拿破铜烂铁来蒙老娘!拿钱!不给钱别想走!”

        共工无奈,手伸进怀中,同时神念向四周一扫,发现每个人在衣服的稳定处都带了一些从前没见过的纸片儿,共工聪明,猜到那东西一定有用!于是乎,从周围看热闹的百十号人身上,每人顺出一两张,都移在怀里手中,一把厚厚的一沓子掏出来,递到老板娘身前,“是这个?!”

        老板娘一看,花花绿绿的一堆,什么面值的都有,无序的放在一起,瞪了共工一眼,“先别忙走,等我捋顺了找钱给你!”说着,就要从那沓票子中抽出相应的餐费。

        共工慨他人之慷,一摆手,“不用,不用找了?!彼底?,揪着陆压等人一溜烟挤开人群跑了。

        老板娘一愣,狠狠的一跺脚!“坏了!这几个王八蛋,这肯定是假钱!”

        挨了冤枉骂的几人并不知情,找个僻静的地方,冲天而起,穿出大气层。

        陆压等人速度何其之快,相比之下,共工就有点儿拖后腿,在土星的轨道附近,几人停了下来,共工还没想明白陆压为啥突然停下,就看到陆压嘿嘿奸笑着向自己逼来……

        “啊——!”一声惨叫,却哪里也传不出去,宇宙中没有介质有效的传播声音,惨叫只好在共工的灵魂中回荡……

        陆压一把将共工的灵魂从本体中揪了出来,随手挥散他的本体,那边华澄已经驾轻就熟的重新做出一具十三维的样板儿本体,陆压将共工的灵魂编织成线状漩涡,又用一层自洽式?;げ愎?,然后带着这灵魂在原地开始了十三维畅游……

        良久,陆压虚像般的身体渐渐凝实,共工的灵魂还在他的掌握中艰涩的转动,陆压哈哈一笑,将共工的灵魂打入新的本体。

        共工不愧是身经百战,见多识广,突如其来的全维向畅游并没有给他带来很重的伤害,虽然面色很难看,有如金纸,但陆压知道他没事,因为从十二维到十三维,只需要适应和领会一条新的维向,并不费事。

        等共工回过神儿来,陆压笑呵呵的不理会他喷火的眼神儿,又拽上他,直奔太阳系外。

        一根小小的玉简塞进共工的手里,陆压笑道:“老水,你别怪我,你也知道时间不多了嘛……,这玉简是我照你们仙境习惯使用的东西做的,里面记载着目前为止我所领会的一切空间点结构和一些理论,你现在已经是四级顶层生命了,这个就给你了?!?br />
        共工很生气,却没地方发泄后果,“你又推给我是不是?!”他只能瞪着眼睛喊。

        “这个……我面对的可是更惨烈的战争啊,”陆压谄笑着解释道:“我可是用自己的命做实验啊,这样吧,以后我有新发现,一定回来教你?!?br />
        共工叹口气,“罢了,我也不强求你了,对了,你不去看看你大哥和阿瑶、慈航他们?”

        “大哥那里我还是要去一趟,阿瑶和慈航就不见了?!?br />
        “好吧……小子,我先走了,不陪你到处逛了,你……自己保重!”共工拍拍陆压的肩头,飘然远去。

        “阿鉎哥哥,你这个朋友很有趣??!”蒽菲见共工离去,才上前说话,她自从意识弦里出来,变得懂事多了。

        “嗯,确实是个有趣的人……”陆压目送共工消失在茫茫宇宙中,转头对华澄说道:“师祖,心虹派应该有什么招集门人的方法吧?他们几个闹的也差不多了,叫他们回来吧?!?br />
        华澄点点头,举手向上一指。指尖泛出圈圈细微的波动,叠叠荡荡,细密的向四面八方传开,不多时,一座“光明之山”跃然出现在陆压眼前,八个大小贼人惬意的躺在光明山上,温柔的抚摸着到手的宝贝儿们。

        陆压有点儿头疼,长叹口气,无奈的说道:“你们……,都是十维到十二维的破烂儿,哎!居然还有六、七维的东西,你们至于吗?!有意思吗?!你们还是天才神偷吗?这和抢劫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有区别!”华枫从光明山上跳下来,“偷和抢的分别,不在于得手是否容易,关键在于苦主儿知不知道是谁干的!哎,对了,谁说都是破烂了?这两样就是十三维的!”说着手一张,手里躺着两样东西,一个是少昊的天书玉板,另一样……陆压一看,脑袋都要炸了,天则剑居然被华枫给顺出来了!

        陆压一拍额头,无力的说道:“好啦,玉碟拿到了,我带你们去玄河星域偷真正的好东西,看在我也算救过你们的份儿上,这些东西都给我好不好?不然我就自己离开,不带你们去玄河?!?br />
        八个大小贼人都跳下了光明山,瞧瞧散发着阵阵诱惑的光明之山,再想想真正的三级文明玄河星域,最终,未来和内心的诱惑终于战胜了眼前闪闪发光的宝物,一大堆堆成山的“破烂儿”都给了陆压,包括天书玉板和天则剑,代价是陆压以前教授灵魂整理法这笔帐,一笔勾销。

        对于陆压而言,也无所谓吃不吃亏,他懒得衡量这些事,卷起大堆的法宝,又奔回了地球。

        当天夜里,破落的大学生孙元同学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他只感到头痛欲裂,却怎样也无法从梦中醒来,好在,梦里有一大堆各式各样五光十色的珍宝,刺眼的宝光极大的减轻了他的痛苦,直到始终剧痛的睡梦结束,如山的珍宝方才渐渐远去。

        孙元大叫一声,从胡乱扔在地上的大床垫上跳起来,“宝贝??!我的宝贝……”

        离开自己潦倒的分身,陆压马不停蹄,在地球某处深藏了“光明之山”,又用自洽屏障隔离了法宝的气息,便离开地球,直奔仙境。那共工刚刚回到自己的殿阁中,还没坐稳,就见陆压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把天则剑往他手里一塞,扔下一句话:“隔离屏障不要了,这剑你用吧?!彼婕从址绶缁鸹鸬睦肴?。

    txt下载地址:http://www.uvdbgl.com.cn/down/67741/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6774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